广州手套价格联盟

小时候,镇江的冬天是这样过的,看哭了~

大市口 2021-10-02 16:48:32


不知从何时起

镇江的冬天除了枯干的树枝、

裹成“粽子”的行人

寥寥几场雪

我们似乎找不到以往冬天带来的

那种兴奋和愉悦的感觉了

在你的记忆中

镇江的冬天是个什么样子呢?



跟着大老师

打开记忆的大门

一起来重温那些年

只属于镇江的冬天

家家都会储大白菜做腌菜

镇江不像北方那样会把大白菜放进地窖里

而是买来摆在阴凉的地方

吃的时候就拿点出来




做腌菜就是先从菜场里买来大颗的青菜

一般的都有50厘米长

先摆在太阳底下晒,然后吹干

那个时候家家都有一口腌菜缸

把腌菜用大盐(大颗粒的盐)一层层的码上

用石头压三四十天,就能够吃了



洗澡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小时候家里没法洗澡,都去澡堂子

男浴池和女浴池就一道帘子隔着

大老师小的时候听说男澡堂里是游泳池

每次去都哭着闹着要去男澡堂洗



记得那时候澡票普通厅是1块钱一张

中华厅是1块2一张

去澡堂子泡一泡,浑身都热乎乎的

水不热的时候喊一嗓子

师傅就赶紧往里加煤

丝毫不会怠慢



洗澡时最幸福的就是穿好衣服

吃上妈妈准备的水果

苹果或是橘子

还会和一同洗澡的小伙伴分享

再来上一杯甘蔗水

热热的澡堂子里满满都是幸福


在窗户上哈气也是一种乐趣

镇江寒冷的冬天

家里的窗户都是雾起来的

看不到外面

小孩子最喜欢趴在窗户边

哈着气用手在玻璃上“作画”



再大了些之后

在窗户上写上一个少年的名字

就是最美的情书

写完就擦

心里最大的秘密无人知晓


每家每户都会生炉子

烟囱下方也总有一坨冻得黄黄的冰



每到冬天来临了

家家户户就会开始组装炉灶

为的是冬天的取暖

还要到附近的煤场子里买煤

但随着城市的发展

生炉子已经慢慢的被空调取代了

生火炉也许只有个别住平房里

和村子里偶尔看到它的影子


天气再冷我们都冻不着

因为镇江孩子小时候

都穿着长辈亲手做的

大棉袄、二棉裤

用的都是特别蓬松的棉花

一穿穿好几条在身上

像一个鼓鼓的圆球

行动起来很是吃力



大人们出门都带雷锋帽或者狗皮帽子

戴上它,就再也不会害怕冻耳朵了



棉手套也是一大特色

那时候的手套实打实的厚

两只手套中间必定要带个绳儿

要不然

在外边野疯了

手套就不一定哪儿去了



大棉鞋也是冬天必备

心灵手巧的妈妈都会提前

给我们做好

那时候穿上妈妈做的鞋子

是一件值得在同学面前炫耀很久的事



晚上睡觉时

怀里一定会揣一个热水袋

这是许多老镇江人的记忆了

灌满热水,盖子拧紧

然后扔到被子里

等睡觉的时候

就会觉得被窝里暖暖的很是舒服



直到现在大老师还是用着这种最传统的保暖方式

空调和电热毯开着虽然暖和

但是都太干了


我们盖得都是自家弹的棉被

自己家弹的棉被,特别实在

盖上一点儿风都不透



家家户户都会有这种花色儿的被子

大红大绿的花被套

小时候可是从未觉得很土气

反而看到心里就会觉得温暖



打煤坯是必备技能

说起“打煤坯”这项活

老镇江人应该都会



每年秋凉时

住在院里的各家纷纷动手

在房前屋后的空地打煤坯

待晾干后一起跺起来

取暖生火时每次取出砸成小煤块来烧


到处都是举着糖葫芦的小孩子

对于他们而言幸福很简单

吃上一口甜甜的糖葫芦便是一件乐事



山楂外面已经凝固的冰糖

在阳光的照耀下晶莹欲滴

让人忍不住直咽口水

现在

每次听到“冰糖葫芦”那熟悉的叫卖声

就能回忆起自己的童年

那又酸又甜的味道

至今记忆犹新


打雪仗、堆雪人是冬天必备的娱乐活动

雪一停

家长基本上就拦不住了

约上三五好友到雪地乱打一通

冷不丁自己的脖领

还会被小伙伴塞进一个雪团

弄得湿漉漉的



打累了就开始堆雪人

你抢着回家拿来中午妈妈要烧菜的胡萝卜

当做鼻子

他回家拿来了家里的水桶

当做帽子

再弄两个石头做眼睛

一个雪人就基本完成了

有时还会给雪人围上自己的围巾



哪像现在

再美的镇江雪景

也只是朋友圈里晒几张照片

很少有人愿意置身其中

真正去享受冬日里的乐趣


烤红薯是最受欢迎的美食

没有之一

一只铁皮桶

一炉炭火

一筐山芋

甜香和热气温暖了整个寒冬



穿上奶奶亲手织的毛衣

再冷的天气都觉得格外暖和



奶奶总说卖的总归没有自己织的保暖

总是倔强的戴起老花镜

眯着双眼

一针一线为孩子织着自己的爱心

看着子女穿上

老人会在一旁笑得像个孩子


小时候一到冬天手脚就会特别的干

那时候没有现在那么多牌子的护手霜

都是妈妈在手上脚上涂上蛤蜊油

防止皮肤皲裂



说来也奇怪

那时候没有那么多的护肤品

我们的皮肤也是很好

一个小小的蛤蜊油

是最好的护肤品了


我们虽然没有让人眼花缭乱的零食

但是有着到现在都无法忘怀的美食


柿饼 


那个时候水果少的可怜

一到冬天,镇江人就上街

买那种晒干了的柿饼吃

它是所有普通人家

冬天能吃到的唯一的“水果”




蜜三刀


小时候的零食也是少的可怜

能填饱肚子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而蜜三刀就是仅有的零食中的一种

冬天吃蜜三刀,浆亮不粘,味道香甜绵软

是甜到心里的那种味道




馄饨


小时候下午放学回家

还没开饭,但却饿得不行

这个时候来上一碗

热乎乎的小馄饨

别提多幸福



那时候的我们

没有苹果X

也没有神马的艾派德

但我们的笑容就是那么灿烂



每每想起小时候的那些趣事

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会很怀念?


部分素材来源网络

南京吃喝玩乐

精彩推荐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大市口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