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手套价格联盟

铝魂:我们的炼铝人

铝途 2019-11-22 11:22:35

免费订阅文章 点击上面的 铝途 关注我们哦!



原标题/铝魂

作者/ 李振娟


走进青铝铝锭库,一方堆一方堆的铝锭垛子连成了片,连成了银闪闪的海洋,一眼望不到边。外面的人见了,像探宝的人见了银山,眼睛为之一亮;企业内部的人见了,像金秋的农民见了田里的庄稼,心里亲切、塌实。铝锭的宝贵是人们熟知的,可很少有人在意铝业基地的灵魂——我们的炼铝人。


如同说战斗第一线,劳动第一线那样,我们把电解冶炼铝的厂房称作电解第一线,或者干脆叫一线。这个称谓并不是赶时髦。电解厂房确实是青铝最艰苦的前线,用残酷形容这个弥漫着炭烟的战场并不为过。


七月流火的季节,大家是怎么度过的?是不是尽可能躲开毒辣的日头,呆在装有空调或是电风扇的家里或工作单位,最不行也要找个阴凉处呆着。就连抢收庄稼的农民伯伯,也会赶在大清早趁天凉把一天的活儿干了,午饭后吃个大西瓜躺在凉席上睡一觉。


而我们的电解厂房里,酷热是无处可逃的,数百台插满阳极棒的庞大的电解槽内,巨大的炭块在槽膛内永不停息地燃烧,炽烈的火焰一簇一簇地从槽孔往外冒,浓重的烟气朝槽顶升腾着,四处弥漫。三伏天您若有足够坚强的意志,您屏住呼吸冲进电解厂房看上一眼,我们的炼铝人,那些会让您感动得热泪盈眶的兄弟们,他们正手持铁钎在烟熏火燎的电解槽边捣着火炭块。这时就算是您的亲兄弟,您也无法辨认。


在摄氏50多度的高温下,他们头戴披肩帽,面戴防护罩,身穿白色厚麻布工作装,脚穿长毡靴,手戴翻毛皮手套,浑身上下只露出两只黑眼睛,正坚守在电解槽旁专心工作着。您也无法想象他们热成了什么样?如果光着膀子干,他们一定是挥汗如雨,可穿戴厚重劳保服的他们,连挥汗都是奢侈的——他们的汗还没等挥出来,就被电解槽炙热的火焰烤干了。


您可能会怀疑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能不能扛得住?这没什么可怀疑的。他们很少有倒下的,也没有逃避的,全都坚守在分配给各自的电解槽边,手持铁钎认真地观察、巡视、加阳极糊、捣炭块、量槽温、出铝。银亮的铝水不断地从电解槽底流出,又不断地被通向大铝包的真空泵抽走,他们的厚麻布工装也不断地湿了干、干了湿。


来过电解第一线的人会说电解工不是人干的,可是厂房的一角,那些摘下防护面罩,大口喝上几碗凉开水,就知足地咧着嘴笑的电解工尽是活脱脱的年轻小伙子。


在正常作业下,电解槽是不能停槽的,因此厂房就离不了人,电解工都实行二十四小时轮流倒班制。上班的八小时内不能回家吃饭,只能在厂内食堂吃。用餐时段的食堂就成为电解工聚集的一个掠影。开饭时间一到,电解工就摘下披肩帽和防护面罩,三三两两地走出电解厂房,走向食堂。他们满沾着炭灰的黑眼圈和黑鼻孔格外醒目。


不大工夫,食堂的打饭窗口前就挤满了人,白瓷砖地板很快重叠了许多黑脚印。好不容易出来透透气,他们便抓紧时间不停地扯起领角扇着风,抖动得散发着汗酸味的厚麻布工装上的粉尘乱冒。这些正值青春颇爱打扮的小伙子们,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吃饭时间就那么一会儿,吃完饭还要接着干,不能为了吃顿饭再去洗澡换衣服,弄脏地板也是没办法的事。但那些衣着干净,在轻松岗位就职的用餐员工还是把嫌恶的目光投向了这些憨厚的小伙子,一看他们走过来,便像躲瘟疫般地躲开了。


看到这样的场面,我的心里会陡然涌起十二分的难过。但这些饥肠辘辘的小伙子们已习以为常了,他们若无其事地坐下来,捧起快餐盒狼吞虎咽地吃开了。吃完后再盛上一碗米汤喝下去,心满意足地说着、笑着又向厂房走去了。


别看电解工们干起活来苦的跟老黄牛一样,其实骨子里都热爱着这份工作。作为为电解一线服务的兄弟单位,电解生产组六大组的二虎下班没事爱上我们值班室。那次我们刚忙完手头的工作,他推门进来往地上盘腿一坐就嚷嚷道;“好家伙!你们这儿比我们家都干净,这房子并不热,还开着空调,奢侈啊。”说着,把工作服一脱立在地上,自嘲道:“你看我上班这汗淌的,衣服都能自己站住。”我们说:“那你申请调过来呗。”二虎忙笑着一摆手说:“那不行,这几年为了能把电解槽摸熟吃透,我连媳妇都耽搁了,再说我这汗也没白淌,都成生产骨干了,往后我跟那帮弟兄们还合计着干出点名堂哩。”说罢,头一扬,神气地笑了。我们说:“嘿,这帮小子伺候电解槽还上瘾了。”


电解厂房里的大组长吴师傅,来自宁南山区,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带领大组里的职工经营的电解槽可尽出优质“双零铝”,还挣得了“厂级劳模”的称号,人称“吴劳模”。他动辄在人前拍胸脯说:“我熟悉这些电解槽就跟熟悉过去在老家养的那些驴一样。”有一回单位组织我们去电解厂房参观,一进厂房,立刻被满墙的横幅所吸引。


数十条横幅上都写着“拧成一股绳,劲往一处使;大战一百天,胜利在眼前”。电解槽旁的电解工正干得热火朝天。正在观看,吴师傅摘下防护面罩,提着铁钎过来了,他说:“这季度赶上铝锭销售旺季,生产任务紧得很,制作这些标语给大家鼓鼓劲!”检查组负责人听了很受启发,拍着吴师傅的肩膀说:“吴劳模你这个炼铝行家还真行!这一招很管用嘛。”当然,电解工队伍里,像吴师傅这样的炼铝行家还有很多很多。


就是这样,青铝电解第一线的高温冶炼,炼出了银闪闪的铝锭,也炼出了炼铝人铝锭般坚韧闪光的品质。


作者:李振娟老师/现供职宁夏回族自治区国资委金融机构。



铝业兄弟姐妹投稿,请直接发文章到 3225691399@qq.com 邮箱

或者直接把文章在后台以文字方式发送给铝途君,别忘记署名哦~


铝途君整理 铝途公众号:alulook

(了解更多长按下图二维码识别免费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