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手套价格联盟

“年的味道”有奖征文参赛作品展|云烟:小时候的年(组诗)

情感文学期刊 2020-03-08 03:31:07

“年的味道”有奖征文参赛作品展

小时候的年(组诗)


作者:云烟

《年近》


入了腊月门 闲散了一阵儿的农家

又忙活起来

卖余粮 收拾院落儿

宰年猪 酸菜炖大骨 血肠 

练油 腌腊肉 蒸年糕……

浆浆洗洗 大扫除

女人们忙得晕头转向

男人们抽空玩玩扑克下下棋 

抽着旱烟侃大山

集市上 街道上 供销社里

采办年货的人 兴高采烈 川流不息

叮呤呤的自行车铃 从早响到晚

小人书 连环画册 年画

一股脑儿吸引了我们的眼球

浓浓的年味越来越近了


最美的年画 是粉嘟嘟 胖乎乎

怀抱大鱼戴红肚兜兜的招财童子

年年有余之意

头上福星高照 

满面红光的老寿星

四大古典美人图

最帅气最有精神气儿的是

毛泽东 周恩来 十大元帅像

财神爷 灶王爷 门神

都要恭恭敬敬请回家

家家户户 张灯结彩

对联 福字 大红的灯笼高高挂

从如豆的油灯到明亮的灯光下 

听大人们讲年和门神的由来


我的乐趣还有那些 从供销社论斤买来糊墙的 

崭新的旧报纸

伏下身子看 侧着脖子看

踩着凳子看 爬到箱子柜子上站着看

看完棚顶,找被垛后面

旮旯墙缝儿都不放过

看完自家的去邻居伙伴家里看

串门盯着亲戚家的墙壁看

总有人担心 这莫名其妙的小丫头

会把墙壁看穿


白天有村人自编自导自演的

高跷 社戏 东北大秧歌

晚上是免费的露天电影

每逢这时 小队的广播喇叭便高八度的

响亮兴奋起来

一遍又一遍反复提醒

乡人们奔走相告 扶老携幼

带着蒲团 小板凳 倾巢而出

连家里的猫狗 也

撒着欢儿地呼朋引伴而至


《年》


随着一阵阵此起彼伏的鞭炮声

大人孩子的欢笑声

喜气洋洋的年 来到了


一顿热腾腾的

酸菜、白菜或萝卜丝肉馅饺子

一件花袄 一身

搪瓷缸子装上热水 熨烫的

干净利整儿的新衣

几块舍不得吃 

一直揣在兜兜里的糖块

只跟至亲至爱的人

一起分享 还有朝夕相伴的小伙伴


大家说着过年的吉庆话 

满面笑容 热情洋溢

亲友近邻相互登门拜访

两瓶罐头两包糕点

不等打开 糕点的香气

已透过油纸包扑鼻而来

加上细细的油纸绳缚住的 

上面那张

粉红的四方小纸 着实诱惑

孩子们自觉留给家中长辈

就像那些已成习俗的老家规


挚爱亲朋 再温上一壶小酒 

邀三两知己

从中午到夜灯初上至夜半

微醺 大醉 

高谈阔论 朦胧呓语 

开怀畅饮 不醉无归


而我 醉在第一件新年礼物

――粉红色的花袄里

不敢相信镜子里崭新的 

发着光的女孩儿就是自己

我是新的 是暖的 是亮的


《我们的年》


小孩子的年 

在夜不归宿的闲逛里

早早吃过晚饭 相约去看

放鞭炮 二踢脚 钻天猴

捡拾没有爆掉的小草鞭


鞭炮噼里啪啦 

爆裂的声响和光亮

在我们眼前和灵魂里

燃烧 跳跃 闪耀

不知燃起了谁

眼中心上的希翼和梦想

在冰寒刺骨的大年夜

温暖了我们所有的快乐


踩着咯吱咯吱的积雪

在月夜下 场院里

堆雪人 打雪仗 追逐 疯闹

凉丝丝的雪 沾到发丝上钻进脖子里

都是一阵阵惊叫和欢笑

跑过一圈又一圈

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

引的家家户户鸡鸣狗叫


累了 倦了 

随便冲向哪个伙伴的家里

跳上热热暖暖的炕头

扯过几床厚厚软软的大棉被

玩一会儿小扑克抓几把骨牌

笑一会儿哪个女孩儿抽牌算命的老k多

分吃掉锅里热气腾腾的发紫饺子

倒头就睡


一觉儿醒来 不知身乡何处

唯有小伙伴们 

熟悉又陌生 又惊艳的 

红彤彤的小脸 相视而笑


小时候的年

是月夜里伙伴红红的笑脸 

笑得闪闪晶亮的眼

声振九霄的豪言壮语

戴着棉手套 捂着棉帽子

穿着棉猴大衣朴实笨拙的身影


东北的年 农村的年 小时候的年

冰雪漫天 北风呼啸

夜不关门 家不闭户 灯火明亮 

壁灶里的柴火 红彤彤的炉火

噼里啪啦闪亮 彻夜不眠

欢声笑语 暖融融的家

红红火火 热热闹闹 肆无忌惮

作者简介

云烟,姜修英,来自辽宁的一座海滨小城。

简单随意,喜欢自然的纯粹质朴之美,容易在音乐和文字中沉醉。



“年的味道”有奖征稿启事


点击链接阅读

“年的味道”全国散文诗歌大奖赛征稿启事







主编 | 瀚海

《情感文学》(季刊)选稿基地

情感 | 诗意 | 远方


用情感充实文学

用文学抒写情感

识别关注“情感文学期刊”

苹果手机“福”到专用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