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手套价格联盟

去冷空气的故乡,感受极寒的遥远之境

iTaste周末画报 2021-02-10 14:31:47

飞机抵达伊尔库茨克上空时,太阳正从东方升起,舷窗外不知何时结起的密密雪霜,被浓浓地镀上了一层梦幻玫瑰粉。机身下的土地,彼时只有两种颜色:近似于黑的灰绿(森林),以及彻底的白(雪)。这里就是西伯利亚了,我们无数次在天气预报里邂逅的冷空气故乡,情感上的遥远之境。

 

抵达,西伯利亚

向冬季西伯利亚迈出的第一步,是十分需要勇气的。为此,我们这些来自江南的客人,提早两个月就开始准备:翻出家中最厚的衣裤,研究户外极寒装备,甚至打开冰箱冷冻柜的门试图体会那份寒冷。然而,当我拖着塞满衣服的大箱子,怀着敬畏,推开伊尔库茨克机场沉重的大门,迎向零下20多摄氏度的世界时,却意外坠入一个童话世界:

 

金色的阳光刺眼,天空则极为纯净,细腻轻盈的雪粉在冰凉清新的空气中漫天飞扬,天地间就像被谁狠狠撒了几把金粉、银粉,到处闪着光。BlingBling 的雪粉背后,便是那一排排五颜六色、头顶厚厚“奶油”的俄式木屋。



伊尔库茨克最著名的喀山圣母大教堂,鲜艳得像一个童话

 

冷?也许吧。大街上,穿着肥大滑雪裤羽绒服的,铁定是外国游客。俄罗斯姑娘小伙们,衣着可以和上海南京西路的白领比美,紧身牛仔裤包裹的腿细长而笔挺,让人嫉妒,厚外套下仅有一件毛衣甚至吊带衫!——这儿只要有门,屋内就热回夏天,温差三五十摄氏度,冰火两重天。而几乎所有的俄罗斯大妈,都穿长过膝盖的裘皮大衣,戴着小说里的那种帽子,华贵且肥大。

 

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西伯利亚, 在我心中遥远得等同于世界的尽头。 “再不听话, 送你去西伯利亚修铁路! 一度被父母拿来威胁小孩。 作为历朝历代囚徒流放之所, 西伯利亚这个原意为 “宁静土地” 的广袤地带, 仿佛随时酝酿着一场场大逃亡, 神秘而孤独

 

其实西伯利亚很近,其东境首府伊尔库茨克市就在中国的正北方,隔着一个蒙古,距北京3 小时的航程。冬季的西伯利亚,有着一年之中最特别的景致。俄罗斯的白雪世界,在这里凝练成一湖的冰,层叠交错,透着幽蓝的光。这铺天盖地的冰,就在贝加尔湖。


 

出了机场,我们驾驶着从战斗民族那儿租来的车,一路飞驰向利斯特维扬卡小镇。四驱车碾过雪地,奔向更远的森林。

 

伊尔库茨克是距离贝加尔湖最近的城市,利斯特维扬卡则是湖边小镇,人口仅约 2000。中国人的春节期间,贝加尔湖早已结起厚冰,唯一从它体内流淌出的安加拉河,则还在缓缓流动。只有在利斯特维扬卡,才能看到这条结冰与不结冰的分界线。宽阔的湖面一半水纹轻晃,一半积雪颇厚,不时有车从结冰的一侧开过,而太阳隔空冷冷照着,安静、辽远,构成一幅奇特的画面。



白雪覆盖的利斯特维扬卡小镇

 

这幅画面,几千年前古希腊女诗人萨福就曾描述:“在落日时分,蔷薇指的月亮压倒了所有星辰,照耀盐海,也照耀花深似海的平原”。


心怀寂寥,我们在夜晚徘徊于紧临湖边的高尔基大道,最终在一家杂货店兼小餐馆里解决了2016年的年夜饭。俄式小笼包、烤omul 鱼、胡乱点的面包、各种啤酒,我们举杯,向隔着一个冬天的家乡致敬,然后被同在杂货店吃夜宵的当地人一把抓过。几个俄罗斯大妈大叔兴奋地叫着笑着,鼻子通红,却语言不通。没关系,笑一笑拍张照,这个夜晚如此热闹。



利斯特维扬卡的鱼市场,有新鲜的烤鱼和炒饭,还有会说几句中国话的俄罗斯小伙和大妈



流连在,贝加尔湖

经历了一次乌龙码头事件后,我们终于找对路,驶上了贝加尔湖的冰面。是时,阳光穿透云雪照射大地,周围一片寂静,没有人,也没有风。突然,车子加速滑了开去:速度引来了风,扑面而来的斑驳冰面就这样一瞬间,将辽阔与苍茫,猛地铺展在眼前。



地理课本里,位于中国正北方的贝加尔湖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湖泊,藏纳着全球20%的淡水资源,水量超过整个波罗的海。最形象的一个比喻是:假设贝加尔湖是世界上唯一的水源,其水量也够 50 亿人饮用半个世纪。

 

史书则告诉我们:“单于愈益欲降之。乃幽武,置大窖中,绝其饮食。天雨雪。武卧啮雪,与毡毛并咽之,数日不死。匈奴以为神,乃徙武北海上无人处,使牧羝。”几千年前的西汉,苏武举鞭轻打羊羔,死守旌节16年等着“公羊生小羊”的地方,正是“北海”——如今的贝加尔湖畔。

 

或许千年未变的是,每年1月至4月,贝加尔湖会慢慢结冰。1月的冰层略薄,2月厚度或可达1米,十分坚固。



贝加尔湖的冰,握在手里很轻


想象中的冰湖,应该是一马平川、光滑如镜,实则大不然。我们的车往前冲时,只见像被某种力量划了片区似的,冰面地貌随之更迭:有的平整光洁;有的积雪其上;有的如海浪卷起而瞬间冻住,细密壮观;有的密布碎冰,对轮胎是极大考验;更有甚者,大地仿佛被撕开一条条又长又深的创口,这创口复又冻起,晶莹剔透层次分明,如梦似幻

 

第一次在冰面驾驶的同行男生,露出一脸惊恐,因为他根本没敢踩油门打方向盘——车正在滑行,在最深处超过 1600 米的湖面上,向奥利洪岛的方向自由滑行!

 

奥利洪岛,是整个贝加尔湖之旅的核心所在。在这里, 手机定位偶尔会是乌兰巴托, 充满诗意的信号偏差。这个孤立于湖中的小岛, 夏天有渡船来往, 冬天除了气垫船, 冰面直接通车。极寒之地, 漫漫长日其实颇为单调。 在这岛上能做什么呢? 看冰, 看冰, 看蓝冰。



利斯特维扬卡通往奥利洪岛的无人小路,一不小心就迷了路

 

蓝冰,是贝加尔湖的精华,也是我们跋山涉水的终点。通常的冰无色透明,只有形成了千万年的冰川冰,因致密坚硬、气泡微小,导致波长较短的蓝光被散射而呈蓝色。但在贝加尔湖,由于水质特别纯净,能见度达 40 多米,每年冰封期,在阳光的照射下,这些或乱翘或层叠的冰会在你的脚边闪烁蓝光。


冰面上更冷,接近零下30摄氏度伴着风,将游客迅速吹回开着暖气的车里。漫漫无垠的世界,永恒的只有白雪、灰山、蓝冰。独自站在冰上,静默,但觉微风拂过,紧接着,冰面发出沉闷的“嘎啦啦……咔勒勒……”整个大地仿佛都在开裂,四面八方由近及远,响成一片,唬得人心惶恐,却又刺激无比。这是孤独的呐喊。



贝加尔湖的蓝冰,辽阔且“伤痕累累”。气温、水温和地表的变化,令冰面如同大地裂开了一道深长的伤口,复又冻结愈合


欣赏蓝冰最著名的地点在哈伯伊角(Cape Khoboy),它在奥利洪岛的最北面,仿佛岛的触手伸向远方。开车从岛上最大的胡日尔村去往哈伯伊角,捷径是走冰面,山路反而危险。这个季节积雪很厚,一不小心,车轮就会陷进雪里。是的!我们的车就这样抛锚在了山顶上,大家试图用后备厢里那可怜的除雪扫帚和自己价值 1000 块钱的雪地靴扒拉车下的积雪,却一次次使之陷得更深。此刻,雪的松软变身邪恶,车轮空转飞出的泥浆溅在周围的雪上,黑白分明。

 

我们不得不兵分两路,各背干粮挥挥手,穿越手机信号的盲区,翻过几座小雪山(坡)求救。最终,救援车载着一群韩国学生助我们脱离困境,这辆前苏联象征之一的呆萌名车 UAZ452 ,随后自己也一头栽进了雪坑。大家再次齐力推车一起摔得四仰八叉,躺在厚厚的积雪里哈哈大笑,然后用三国语言互相安慰。

 


回到,伊尔库茨克

在国内看过遛狗吧,主人牵着绳子慢悠悠散步,偶尔被狗拽着紧跑几步,还得停下来当“铲屎官”。嚯嚯,人家战斗民族的画风可是:主人四驱车开足马力,家狗跟着在公路上玩儿命跑!呼哧乱喘活蹦乱跳,一圈又一圈

 

追着这几条家狗,我们回到了伊尔库茨克。现在,我已经能流利地念出一长串俄国城市的名字,当地人却连最简单的英语 Yes or No 都不一定能懂。在西伯利亚地区,交流全靠连蒙带猜,比如“这鞋是牛皮还是羊皮?”得用大小拇指比角,配合象声词“哞~”和“咩~”来选择。“这肉肠是生的是熟的?”得比划出一系列烹饪动作。最难的是在热列波夫大街的圆形马戏院买票,我们打开各种翻译软件,只搞清了最近没有马戏团来。“212日,随便什么演出都行。”靠翻译器讲出的这句话,坐在售票洞后方的俄罗斯大姐涨红了脸也无法理解,遂败北。



伊尔库茨克的中央市场门口,一条条冻鱼硬邦邦地朝天插着,眼露苍茫

 

无法理解的还有伊市的交通规则。比如一个路口,正方只能左转,反方既能左转也能右转还能直行,完全晕。最后一天,我们的车在热闹接地气的中央市场门口被突然蹿出的警车逼停,警局汉语翻译隔着电话陈述理由:逆行。带着毛绒高帽的警察狠狠开罚20000卢布(约2000 元人民币),最终成交价12000 卢布——没有发票。

 

作为东西伯利亚第二大城市,伊尔库茨克的人口仅80万,寒冷的冬季,只有下班高峰街道才会热闹起来:溅满雪泥浆的车龙背部,脏得看不清车牌;冻在安加拉河中的破冰船旁,孩子们在霓虹闪烁的露天冰场追逐嬉戏;仿佛永远没人的木屋,却有一派暖洋洋的热闹躲在重重的弹簧门背后

 

据说这座有着300多年历史的城市,几乎从没变换过街道的格局,那些奶油屋顶和彩色小屋,童话般的教堂和路边结了冰的儿童乐园,永远鲜活在岁月里

 

上海的天气预报说:一股来自西伯利亚的冷空气正要南下。这次,我们跟它一起回家。


冷空气,我来了!


装备

(以零下20+摄氏度左右为例)

上衣:短袖或长袖打底衫+T+抓绒服+长厚羽绒服

裤子:紧身保暖裤袜两层(或一条抓绒裤)+加厚牛仔裤(或滑雪裤)

鞋子:专业雪地靴,或登山鞋+冰爪

小配件:双层绒线帽+围巾+手套,这些必不可少,还可以加一副口罩。没风时,只要皮肤不直接露出,便不会太冷。

温馨提示:西伯利亚室外低温,但室内极暖和,一定要层层叠叠穿,保证在室内能脱至单件T恤。下半身脱穿比较尴尬,勿穿太厚,可以长外套御寒。

 

行程

来冬游贝加尔湖,行程其实特别简单,基本只有 3 个地标:伊尔库茨克、 利斯特维扬卡、 奥利洪岛。

伊尔库茨克是西伯利亚伊尔库茨克州的首府,也是距离看蓝冰的奥利洪岛最近的城市,开车约6小时。这里有俄罗斯美食,有童话般的教堂,还有宽阔的安加拉河。

利斯特维扬卡就在贝加尔湖畔,这里直通奥利洪岛,小镇附近有滑雪场,价格公道,还有雪橇、雪地摩托、滑冰等冬季项目,是个白雪皑皑的地方。

 

交通

从上海至西伯利亚没有直飞航班,需要先飞北京,从北京往返伊尔库茨克单程仅3小时,非节假日常有低价机票。

推荐在当地租车自驾,有趣难忘,行程更自由。不过出行前,需准备中国驾照的翻译件。租车时仅需英文版,但若碰到当地警察检查,可能需要出示俄文版。最好各翻译一份。

俄罗斯是靠右行驶,但驾驶座左右两边都有,比较……特别。我们在伊尔库茨克机场取车后,直接开往利斯特维扬卡,然后上奥利洪岛,最后开车回伊尔库茨克晃荡了两天,在机场还车返程。



撰文、摄影 —卢晓欣

责任编辑 — 杨扬 



喜欢就分享到朋友圈

请支持和尊重原创内容

如需转载请先联系后台城市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