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手套价格联盟

冬日里的一只羊皮手套

江苏教育报 2021-09-13 14:09:12





■滨海县坎北初级中学 沈华山



1983年的冬天特别冷,我们在徐师读书的同乡相约一起回滨海。上车后,我发现竟然有一位年轻漂亮的女老师同行。虽然她在生物系任教,我对她只是有点面熟,但我还是向她尊敬地笑一笑。在这寒冷的冬日,她戴着一双大得有些夸张的羊皮手套,身边坐着一位高大英俊的男子。后来,听他们对话,才知道那男子是中国矿大的老师。


上车时还比较暖和,可是不久就冷起来。许是车子的密封性能差,在高速行驶中散热较快,许多人都开始叫起冷来。我仗着是体育系的学生,原以为比别人更能顶得住严寒,所以穿得最少。我靠着车窗,缩着身子,扫视着窗外萧瑟的冬景,只有用想象来取暖。车窗玻璃上的水汽渐渐凝结成厚厚的冰花,模糊了视线,我伸出手来,写下一个“冷”字,然后缩回手用力摩擦,希望能生出些热来。我把头抵近窗子,透过那个字的空隙窥视着沿途的冬景。忽然觉得有东西在轻拍我的肩膀,回头一看,那位老师正拿着一只羊皮手套,笑吟吟地对我说:“我借一只手套给你,你可以把两手都放进去焐焐。”我是又惊讶又感激又害羞,连忙站起来摆着双手说不要不要,我的手太大了。但是她鼓励我说她的手套很大,要我试试。他的男朋友也向我微笑。她好像终于发现我的手并不像她想象的那样小,便说一只手一只手焐也行。我却之不恭,赶紧谢过老师,双手接了过来。



老师的手套很暖和,还保留着她的体温。我把一只手伸进去,随即感受到一股暖流流向全身。在这寒冷的冬天,被这样的一只羊皮手套焐着,我忽然想起母亲的怀抱。想到这,我脸上的温度竟也高起来。借给我手套的老师是一个跟我年龄相差无几的女性,为什么她竟能让一个20岁的大男孩想起母亲来呢?


我转过头去偷偷看她,她正靠着男朋友坐着,脸上透出女孩子的依恋,却又有着母亲抑或老师才有的安详。她的一只手戴着手套,另一只手放在男朋友的双手中。我欣慰地笑了。老师的手没有挨冻。


许多年过去了,我总是忘不了她轻拍我肩膀时吟吟的笑脸,那种笑只有老师会有。那年春节过后,我就再没在徐师见过她,后来听说她调到中国矿大去了。我不知道那位老师姓什么,这或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老师这个词就像冬日里的一只羊皮手套,有了这样的理解,会让我的教书生涯受用不尽。



来源:2018年1月19日《江苏教育报》教育人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