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手套价格联盟

探索五百年宣德炉之谜:为何鉴别真假成了考古学中的“悬案”?

共话古玩收藏 2020-01-15 15:02:21

宣德炉,是由明宣宗朱瞻基在大明宣德三年参与设计监造的铜香炉,简称“宣炉”。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运用风磨铜铸成的铜器。明代宣德皇帝在位时,为满足玩赏香炉的嗜好,特下令从暹逻国口一批红铜,责成宫廷御匠吕震和工部侍郎吴邦佐,参照皇府内藏的柴、汝、官、哥、均、定名窑瓷器的款式,及《宣和博古图录》、《考古图》等史籍,设计和监制香炉。为保证香炉的质量,工艺师挑选了金、银等几十种贵重金属,与红铜一起经过十多次的精心铸炼。成品后的铜香炉色泽晶莹而温润,实在是明代工艺品中的珍品,宣德炉的铸造成功,开了后世铜炉的先河,在很长一段历史中,宣德炉成为铜香炉的通称。

宣德三年利用这批红铜开炉共铸造出三千座香炉,以后再也没有出品,这些宣德炉都深藏禁宫之内,普通百姓只知其名未见其形。经过数百年的风风雨雨,真正宣德三年铸造的铜香炉极为罕见。为了牟取暴利,从明代宣德年间到民国时期,古玩商仿制宣德炉活动从未间断。就在宣德炉停止制造后,部分主管“司铸之事”的官员,召集原来铸炉工匠,依照宣德炉的图纸和工艺程序进行仿造。这些经过精心铸造的仿品可与真品媲美,专家权威也无法辨别,至今国内各大博物馆内收藏的许许多多宣德炉,没有一件能被众多鉴定家公认为是真正的宣德炉。鉴别真假宣德炉已成为中国考古学中的“悬案”之一。难怪有些专家说,距今几千年前的商周青铜器到处可见,距今五百多年前的正宗宣德炉难见,真让人费解。

疑点:宣德只是在宣德三年内铸过炉,还是陆续铸至宣德六年

一、古人对宣德铸炉情况及铸炉时间的说法

邵锐先生在《宣炉汇释》【「慨夫三年以后所铸之谱录无存,传记阙如也」】等话;

《沈氏宣炉小志》中这样写到【「宣炉初年,仿宋烧斑,尚沿永乐旧制;中年谓掩铜质,用番卤砂浸擦薰洗,易为蜡茶,蜡茶本色也,至末年本色尽显,愈淡愈妙」】等话。

冒襄这样写到【「本色愈淡者,末年色也」】等话语。

以上古人的这些看法,显然都是在说:宣德三年开始,陆续有铸炉的现象。

二、赵汝珍赵老对宣德铸炉情况及铸炉时间的说法

赵老在《古玩指南》第六章[宣炉]第五节[宣炉之鉴别及价值]明确了宣德陆续铸炉而所用的时间为三年【「按宣德只于三年铸炉,五年以后并未铸炉」】

赵老在《古董辩疑》第九章[宣德炉谱辩]也明确了宣德陆续铸炉的时间, 又明确了炉谱中所记载的内容【「因此世之研究宣炉者,遂均以为宣德年年铸炉,惟三年后之《炉谱》不传耳。岂知宣德只于三年铸炉一次,以后并未增铸,实非三年后之《炉谱》不传,乃三年后并未铸炉也。」】、【「而此三谱又完全为一种,均记录宣德三年第一次所铸情事。」】

铜象耳宣德炉

三、我认为陆续追铸至宣德六年仍然有可能,[宣德三年]以后就没有了铸炉的事是不现实的。

为什么炉谱中所反映的铸炉时间,全部是[宣德三年]内的时间?有3种可能:

1 /在[宣德三年]以后假如有陆续加铸炉的事,在加铸炉时,皇上有可能不再过问或者没有必要再过问了,而此事毕竟与皇上的身份不相符合。而每年加铸,变成为了例行的常事,历史有可能因此也就不记载了,炉谱因没有了圣旨的要求无疑也就不再记录了,这样的变化是完全有可能的。然而就是象这样的变化过程,居然在历史的其他地方,也没有任何显示和记录。

在[宣德三年]以后假如根本就没有加铸炉的事,此事在历史其他方面也应该有所显示才对?同样也是没有任何记录和显示。所以说历史上确实有些事,就是这样巧、这样怪,这样让人难以理解。

2 /在《宣德彝器图谱》(二十卷谱)圣旨中有【「…可仿古式造进,告成之日,著司礼监等官,到部按验,不必写图烦渎,钦此。」】

铸炉对于皇上来说只是起个头,正规之后,有可能就没有必要再操心了。从圣旨中记载的就可以看出,皇上对以后加铸炉的事,并不象刚开始如炉的大小、轻重及形制,均面面俱到事事过问了,皇上一定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做或处理。从这一点上看,宣德皇确实不是个贪图享乐的皇帝!

再说此事也不应该是皇上主管的范畴,如果象这样的事,皇上总是忙前忙后与皇上的身份无疑也不相符合。以后如有加铸炉的事,必定会由一个专人来管理,需要了就添加,该调整的就调整,不能因为以后再加铸炉这些很正常的事还需要圣旨及皇上的关注。所以以后加铸炉可能不再有圣旨了、或因主管人权力的转移、或因主管人级别的降低,在炉谱的文字上及历史的记录中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写了,而这样的变化也是有可能的。但遗憾的是,此种变化过程也没有任何记录。

3 /宣德年间在制炉的过程及前后发生的情况,这样大的举动在当时却没有一个完整而详细的记录,不能不说存在着诸多疑问。除因以上两种原因有不再继续记录的可能性外,也不排除有意销毁记录的可能性,发生这样的变化也是完全有可能的。当然销毁的目的,自然是为了保密及防止仿制。湖南电视台《东方寻宝》栏目咨询报名一三二七二四九一一七零地址:湖南长沙开福区德雅路湖南电视台办公三楼!征集范围:精品陶瓷、名家字画、翡翠玉器、杂项清玩、明清家具等

另外奇怪的是!没有发现至少我没有见过或听说过,有宣德3年及宣德后4年,(即落款款字样为:宣德7年、宣德8年、宣德9年、宣德10年)有过监铸、监造的款字的任何信息。如果确实没有宣德后4年有过监铸炉的任何信息,我认为此事就可以成为[宣德4年]至[宣德6年]官方可能有过加铸炉的一个旁证。

不知大家的看法是怎样?欢迎留言讨论!

什么是真宣炉?

它的历史文化背景,艺术概念,材料来源,冶炼工艺,蜡型材料及制作工艺手法,模壳涂料脱蜡焙烧及浇铸工序.为什么多次熔炼,铜中和假色皮中的玉粒从何而来? 为什么色比黄金的炉身要敷上假色皮,制炉的初衷到用途的变化。祭器有足、熏炉有盖,而后添座、盖乃画蛇添足之物。什么是色皮,什么是皮壳,什么是炉膛旋纹和橘皮纹,什么是包浆,色斑是何物.炉款的金石治印与书法的关系等等。大明王朝使汉文明达到巅峰,又清朝中后期满蒙牧骑文化对汉文明侵蚀使仿制宣德炉在设计制造上与原创相去甚远。再者款如沈度书法必是现代仿.数百年来仿者心切又受信息混乱不知炉说所指,闻风而动,极尽所能,如是宋器、倭具、仿古春宫画、瓷匠书款、热冲刀刻、水煮炭烧。极尽佐证而面目全非,言明断清却历数百年无痕.

古人赞宣德炉最妙妙在皮色也:“宣炉最妙在色,其色内融,从黯淡中发奇光,正如好女子,肌肤柔腻可掐”;“宣炉之妙,在宝色内涵,珠光外现,澹澹穆穆,而玉毫金粟隐跃于肤里之间,若以冰消之晨,夜光晶莹映彻,迥非他物可以比方也”。古人所指的皮色恰好是现代人错误认识宣德炉之所在,赞炉所指的色乃是宣德铜与假色皮在烛光的作用下相映成趣的表象。与颜色无关。

真宣和伪仿宣在直观感觉是有所不同的,即通常所说的“时代风格”。

这种时代风格并不是表面所反映出来的时代特点,而是所反映出来的内在的综合特征。了解明朝社会文化艺术背景,工艺操作习惯,通过炉体的制型,材质,表象,内外的制作痕迹和使用痕迹,就会知道它产生的过程,就能领会前人叙炉之所指.而古人炉说也是宣德铸炉后一两百年的事,以讹传讹已有一定的历史了。

清中期 洒金扁方宣德炉

所以有的炉说矛盾重重、猜测臆想多多,派生出许多奇怪的论述,如是宋器、倭具、明朝铜器、仿古春宫、瓷匠书款、热冲刀刻、水煮炭烧,极尽佐证而面目全非。有穿越、有道家玄说、有张冠李戴、指鹿为马,更有言明断清却历数百年无痕。想炉劫无数而如今又炉如泉涌,尤后三十年臆造滥仿为最。看到网上这些铜炉知道了为什么宣德炉无法超越,这些伪仿臆造的铜炉除了材质假色皮无法做到外,最大的缺陷是造型艺术、制作工艺和历史文化的缺失退化直到今天!

古不谙工理乃情有可原,则今人不通文墨又从何断定真假宣炉!

宣德炉是由独特的铜质,奇特的假色皮,标准的宋瓷祭器造型,皇家制式腊模压印铸款,时代特点的制作和使用痕迹所组成。具备以上条件就是数百年赞炉所指的真宣德炉。单独究其某一项都是不成立的。宣德炉的铜质决定假色皮的必然!合金铜质是不易锈蚀,多种色斑和炉色变化与假色皮有很大关系。特种工艺制造的洒金、错金铜炉只是说明它是后仿臆造之物。

“大明宣德年制”款

古人描述事物易将情感用文修词来表达,但并非空穴来风,宣德炉能引后世推崇皆与当时各种因素聚合而偶得。因是首创而无标准,更无经验之谈。而风磨铜是天然含锌铜,每铸炉次投料其铜锌元素比例不同,加之其他合金投放时间不规范,而多次炼乃是添加高比重元素排渣所为,从铜质中含有各种玉石颗粒来看为低温冶炼(佐证了宫庙失火不是传说),所铸出成品炉才会出现金相奇特铜质.这一混炼而造就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宣德铜。纵然吴绑左造炉也只能得其形而无其质也。宣德皇家铸炉之要素:材质,器形,细部工艺,皇家制式腊模压印铸款,假色皮缺一不可。而后仿者只能依抽象的写意描绘,宣德后人玩炉所作炉谱及修辞的描述和口诀,沈度书法中凑字组款来仿造。宣德炉之器形,细部工艺,款识可仿,材质,色皮不可仿也。再者宣庙铸炉乃祭器尔,赐炉必新且单一色,因其铜质奇诡而敷假色皮(抚炉滑不滞手)历时而变。真宣炉的铜与色是无关的但却相映成趣而为后世推崇。是言:闲者珍玩为宝物,忙者祭器皮壳脏!

真正的宣德炉是多种因素偶得:宣庙祭祖、风磨铜奇、宫庙失火、玉石具焚、黄铜首铸、多元混炼、金絮玉粒、假皮映辉、腊模印款、宋瓷精仿、造诣登峰、后朝项背!

品鉴辨识

不同时期的宣德炉在精度和质量上都有不同侧重点。明炉重韵味,不管是整体或者细部的设计,都耐人寻味。明末清初的炉有拙朴的厚重感。雍正时期的炉线条柔和,而乾隆时的精炉工艺水平达到历史最高点。值得注意的是,宣德炉底款的“德”字心上没有一横,当时有“省一德”之称,经多方查证,也有不省一横的。

宣德铜炉名冠天下,嗣后多有仿制。有当代仿、明中期仿、明末至清早期仿、清末民初仿和现代仿等几类,他们各自的特点如下:

1、当代仿品。宣德三年宫廷封炉不铸之后,当时的监造者将原来的工匠再集中起来,另行铸造。由于原料不足,风磨铜已经用完而不复出,铸工只能以黄杂铜代之,虽做工与以前一般极尽精致。形态更为多变,但铜质终于不及。同时底款有了变化。字数增多,为“大明宣德五年监工部官吴邦佐造”和“工部员外臣李澄德监造”等,楷款、篆款均有。

明 铜洒金宣德炉

2、明代中期仿品。明代中期的正德年间,朝野亦需用铜香炉,因宣德炉已经深入人心,遂沿用宣德炉的造型和款式或稍加变化。此时炉的特色是铜色泛黄,器身铸有伊斯兰文。明代中期伊斯兰文化大量传入中国,致使正德皇帝亦信奉起伊斯兰教,所以当时制作的工艺品如铜器、瓷器、景泰蓝及许多的物品之上多有伊斯兰文(回文)的出现,至明末铸造的宣德炉上亦沿此风,并且楷书、篆书并用。

3、明末和清初仿造。该时的工艺美术器有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所以宣德炉仿品制作亦美,并沿用明代的失蜡铸造法,但在造型上与明代相比,惟显灵巧而已。其胎亦厚重,色有暗红、橙黄等。款式上除了仿大明宣德款之外,还有署“袖云居”、“水云居”、“风月侣”等的篆书方款。

“玉堂清玩”款宣德炉

4、清晚期至民国时期仿。其铜质粗,砂眼多,炉壁薄,分量轻,有的以翻砂法浇铸,工艺更加粗糙。在北京前门大街一带就有专门伪造宣德炉的店铺,打磨厂东大市炭儿胡同有专铸宣德炉的作坊,作成后做旧、涂色、上蜡,以此牟利,往往借道上海向外推销,亦有销至蒙古地区,但做工粗糙,炉胎薄,铜质差,多砂孔。

5、现代仿。有三种情况,一是采用江南一带以黄杂铜翻砂铸成,粗劣至极,炉身不加纹饰,双耳上翘如桥形,体轻薄而多砂眼。二是采用现代的失蜡法浇铸技术,此类仿品可以说在造型、重量上与真品相伯仲,但细看铜的质地、皮壳、包浆、打磨的光洁度等,两者差异就大了。现代仿品用的是电解铜,色紫红,手抚之而无细糯之感,唯苯而已,且仍生涩浅薄,在打磨方面现代大多借助抛光机械,由于转速太快,光泽过分的激烈,“火气”亦大。

宣德炉和其同时代的仿品,现今已很难分辨,一般均作真品论,价高。明末清初仿品的价格目前亦达2至3万元(人民币),至于清末民国和现代的仿品则价低廉,不为藏家所取。

养炉

收藏宣德炉,主要欣赏的就是造型和幽雅铜色,龙以不着纤尘,润译如处女肌肤,精光内含,静而不嚣为贵。这种颜色的产生主要以铜质的含量不同而展现的色彩不同得到收藏者推崇。著名收藏家王世襄先生曾撰文,提出一种看法,他认为铜炉的美包可以经过炭墼烧热,徐徐火养而成。铜色在火养过程中出现变化,越变越耐看,直到完美。烧炉者正是在添炭培灰,巾围帕衷,把玩摩挲中得到享受和满足。王先生介绍了《烧炉新语》共32篇,篇名如下:炉说,论铜色不可制,急火烧炼法,制造烧炉具法,打磨香炉法,烧练方砖法,制造砂法,洗油头发法,急火烧炉分上中下三法,论红藏金结雾法,论水乍白结雾法,论墨漆古结雾法,论水查白结雾法,论秋葵结雾,论黄藏金结雾法,论蟹壳青结雾法,论苹果绿结雾法,论藏锦色结雾法,论铜质老嫩难结法,做橘皮炉法,打磨橘皮糙熟法,退炉法,煮花纹炉法,论各炉款式结法,揩抹香炉法,论炉清水做色之辨,论北铸假色难成,下炉色免磨法,制造养炎罩式法,打炭墼法,洗除斑点法。此文收录在王先生《绵灰二堆》中。

冲天耳三足炉

宣德炉收藏很有讲就,必须经常把玩,不能放在潮湿的房间,保持室内清洁十分重要,空气污染的地方宣炉也容易生锈,把玩香炉手中不能有油渍和污渍最好带上纯棉手套,宣德炉为陈设品不应长期放在裹盒内保存。为广大爱好者了解宣德炉,借此献陋,以望得到更多同好关注共同探讨其真假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