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手套价格联盟

听说,爱情来过

一些文艺小时光 2019-12-07 14:26:18

                   

特意为白色情人节推送的文章,也是旧文。情人节的时间只有二十四小时,但爱是永久的。

愿你有人爱,也愿你爱自己。

原文已发表,稍有改动。

                                    

                                  1

    苏小瓷始终记得,那个几乎被太阳烤焦的站台,陆子安坐在木质长椅上,等她乘坐的那班晚点的火车。

    苏小瓷下车的时候买了一个冰淇淋,站台人很多,挤来挤去,苏小瓷手里的冰淇淋就面目全非了。

    陆子安就是这个时候站在苏小瓷面前的,他高举着一个写着苏小瓷名字的纸牌,四处望了望,就看见了苏小瓷。

    在来之前的电话里,苏小瓷告诉他,她穿一件红色T恤,T恤上有一朵很大的向日葵。

    苏小瓷满身的冰淇淋,后来她一直后悔,她以那么狼狈的样子出现在陆子安面前。

    陆子安很高,穿卡其色的休闲裤,白色T恤,头发很短,苏小瓷抬起头,看见了他的眼睛,像海。

    透澈的,无边无际的海。

    陆子安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出了手,苏小瓷犹豫了片刻,握住了。苏小瓷的手微微湿润,而陆子安的手,干燥温暖,有包裹一切的厚实感。

    苏小瓷记得,那是2006年夏天的某个午后,空气潮湿。陆子安带着一种清甜的海的气息,扑面而来,席卷一切。

                                     2

    苏小瓷是转学来的。

    她是第二次来这个城市,在此之前,苏小瓷和母亲住在月牙巷一栋老旧的复式楼房里,7岁那年,父母分开,她跟着母亲,相依为命。

    苏小瓷转学是母亲的意思,母亲的一个朋友在这所重点中学里教书,苏小瓷叫她田姨。苏小瓷来的那天,田姨正在上课,只能让她儿子陆子安代劳去接苏小瓷。

     陆子安高三,苏小瓷高二。

    苏小瓷觉得她的适应力不是那么好,在转来的一星期里,她几乎不与人说话。陆子安带着苏小瓷熟悉校园环境,给苏小瓷打水。

    苏小瓷很快发现,陆子安每天早晨都去操场跑几圈,早晨,苏小瓷去操场的树下读书,总能看见陆子安在跑步。

    迎着晨光,陆子安的脸上都是金色的光晕。

    苏小瓷总觉得,这个时候的陆子安,真是好看。

    陆子安跑完步,就到树下找苏小瓷,帮苏小瓷检查背英语单词,苏小瓷的英文发音总是不伦不类,陆子安就帮她纠正口音。

    并且,陆子安从来不笑她。

                                     3

    苏小瓷参加了法语培训班,一周上三次课,陆子安也在。

    法语老师是个胖胖的法国男人,来中国5年,喜欢在上课的时候给学生看他3个孩子的照片,用法语介绍他的家庭,骑一辆旧旧的运动自行车,和他混熟后,苏小瓷借了他的自行车,用一个下午的时间,绕了这个城市大半圈。

    傍晚,那辆旧旧的自行车终于不堪重负,掉了链子。苏小瓷想了想,给陆子安打了电话。

    陆子安帮苏小瓷修好车后,天已经黑透了,陆子安载着苏小瓷回学校,有风吹过苏小瓷的白色棉裙,苏小瓷以为,故事会在那一刻开始。

    可是如果,没有沈夏。

                                       4

    苏小瓷来学校的第一天,就听说过沈夏。

    沈夏是陆子安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在相隔几条街的艺术学院读书,班里的女生说,陆子安追沈夏,追得很辛苦,沈夏对陆子安若即若离,只当他是替补人选,但陆子安还是一如既往的对沈夏好,这也是让很多女生嫉妒又羡慕的理由。

    果然,苏小瓷第一次见沈夏,她正和陆子安闹分手。

    沈夏是那种在人群里很夺目的女孩子,她来找陆子安,几乎整个楼道的男生都伸长脖子看她,苏小瓷觉得阳光在沈夏面前就那么很轻易地暗淡下来,沈夏穿质地很好的裙子,化淡而精致的妆,嘴唇和眼睛都是亮亮的,苏小瓷闻到她身上的橘子香水的味道。

    沈夏和陆子安话都没说几句,就吵了起来,苏小瓷听见沈夏说分手,声音很大,整个楼道都能听见。

    苏小瓷看见陆子安拧成川字的额头,突然想伸手给他抚平。

    苏小瓷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沈夏和陆子安都不见了。

    第一节晚自习后,苏小瓷去陆子安的班里找他,他不在,苏小瓷就去操场找他,有人看见他在操场上踢球。

    苏小瓷想起陆子安还没吃东西,她说,陆子安,我们去吃宵夜吧。

    陆子安和苏小瓷来到学校对面的米粉店,陆子安的那碗加了很多辣椒,苏小瓷也学着陆子安,加了很多辣椒,呛得涕泪横流。

    陆子安突然沉默起来,很久,说,沈夏吃米粉的时候,喜欢加很多辣椒。

    苏小瓷的心里狠狠地疼了一下,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陆子安。

                                     5

    苏小瓷的英文发音不伦不类,但法语却说得越发的好,她记得法语老师在上课的时候问过大家,为什么学习法语,陆子安回答说是因为他曾经听过一首法语歌,他觉得法语是世界上最浪漫的语言。

    苏小瓷不动声色,把陆子安说过的那首法语歌记在心里,她一直在很努力的练习,想在圣诞晚会上,唱这首法语歌,给陆子安一个惊喜。

    陆子安有时候会逃掉法语课,去球场踢球,球衣穿在身上,晃荡晃荡,风一吹,像鼓起的船帆,很让人心疼。

    苏小瓷上法语课的时候,会帮陆子安抄一份笔记,看得出来,陆子安是感激的,所以在苏小瓷决定搬出学校宿舍,去校外租房的时候,陆子安很积极的帮忙。

    搬东西那天,陆子安找来一只很大的手拉箱,苏小瓷把书和衣服都塞进去,陆子安和苏小瓷拖着那只硕大的箱子穿街而过,陆子安说中学的时候他逃学,他爸打他,他拖着这只行李箱想浪迹天涯。

    苏小瓷的新房子就在学校隔了一条街的地方,房东是很和蔼的老太太,厨房免费给苏小瓷用。因为陆子安的帮忙,苏小瓷为请他吃饭找到了好理由,苏小瓷下厨,做了红烧茄子和蒜苗炒肉。

    陆子安靠在厨房的门上,看着苏小瓷做饭,他说小时候住在单位分给他爸的职工宿舍里,就是那种院子很大的平房,很旧,住的人都是一拨一拨的换,那么大的院子,那么多人,共用一个厨房,他放学回家,母亲多半还没做好饭,他溜进厨房,谁家做好了饭,就喊他一起吃。

    说到这里,苏小瓷回头看了一眼陆子安,他的眼里,满是温情。

    房子有个小小的阁楼,阁楼上是房东老太太养的很多花。

    饭后,苏小瓷和陆子安坐在阁楼上,打开窗户,吹着风,说着话。

    苏小瓷记得她和陆子安都说了很多话,苏小瓷说她突然想起还住在月牙巷的母亲,月牙巷的房子也很旧,散发着古朴又安详的味道,墙外种满蔷薇,盖住了整面墙,夏天的时候,墙角会生出大片的青苔,湿湿糯糯 

    虽然没有父亲,但苏小瓷并没有觉得缺失过什么,因为母亲在看着她的时候,眼里始终是有笑意的。有时候,她就在蔷薇旁边坐着,给苏小瓷的裙子上绣一朵白色的茶花。

    母亲始终是温婉贤淑的,她教苏小瓷做很多菜,她说,女孩子在爱别人之前,一定要先学会爱自己。

    陆子安说,他在家里偷偷养了一只猫,很爱靠在他身上睡觉,但还没有取名字。

    他说,他想出去旅行。

    他说他最喜欢弗格森。

    他说……

    那个下午的风真好,吹得苏小瓷都快睡着了,陆子安的声音不远不近的传来,苏小瓷转头看看他,心里突然被莫名其妙的欢喜感塞满了,膨胀得厉害。

    苏小瓷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爱情。

                                   6   

    圣诞节那天晚上,陆子安拿着电影票找到苏小瓷,问她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

    他的表情很随意,但苏小瓷心里却有一朵花,蓦地盛开了。

    电影很长,是《向左走,向右走》,当看到金城武和梁咏琪,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的时候,陆子安突然说,多么可惜。苏小瓷不知道他是说男女主角可惜,还是别的什么。

    黑暗里苏小瓷看不清他的脸,但听得到他的叹息。

    散场,苏小瓷走到最后一排椅子中间,摔了一个趔趄,陆子安握住了她的手。

    苏小瓷的心里,天旋地转。

                               7

    很长一段时间,沈夏都没来找过陆子安,有好几次,苏小瓷看见沈夏和不同的男生走在一起,灿若桃花。

    苏小瓷觉得沈夏很残忍,她伤害了陆子安,却还能心安理得。

    苏小瓷的法语歌唱的有模有样了,秋天已经进入倒数,她租住的房子里又住进了一个女生,娃娃脸,大眼睛,她教苏小瓷用毛线织手套,苏小瓷选了蓝色的毛线,想给陆子安织一副手套。

    陆子安已经很少踢球了,大多时候,他都在教室里学习,苏小瓷记得他说过想报考一所好些的大学。

    他没有再在早晨去操场跑步了,他越来越忙了,也越发消瘦起来,眼睛深深陷进去,可是他的眼神还是清澈,苏小瓷不敢看。

    冬天开始了。

    新年晚会,也开始了。

    苏小瓷第一次喝酒,蓝带。

    苏小瓷觉得只有喝了酒,她才有勇气唱出那首准备很久的法语情歌。

    苏小瓷几乎用尽力气的唱完了那首歌,她第一次知道,原来认真的做一件事,竟是这样美好。

    很多女生围过来,问苏小瓷这首歌的名字。

    苏小瓷说,这首歌叫I ne manquait que toi,只是想你。

    苏小瓷看见陆子安坐在角落里,看着台上的她,目光灼灼。

    晚会后,陆子安送苏小瓷回去,路上,陆子安握了一下苏小瓷的手,仅仅一下,像是一种鼓励。苏小瓷知道陆子安听懂那首法语歌了。苏小瓷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在跟自己斗气,突然很想哭。

                              8

    2007年,春天。

    很多人以为,陆子安和苏小瓷是在一起的了,天气好了,陆子安又去踢球,苏小瓷抱着他的外套站在球场等他,等他踢完球,一起吃饭。

    苏小瓷很安静,陆子安也是,两个人在一起,却很少说话了。

    只是每天晚上,陆子安都会去苏小瓷的班里等她下课,再送她回校外的房子里。

    但他们再没牵过手,送她回去的时候,陆子安总是走在前面,和苏小瓷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苏小瓷走在他拖得长长的影子里,很有安全感。

    那天晚上,晚自习后,陆子安来接苏小瓷。苏小瓷还没走出教室,就听见有人喊,陆子安。

    声音不大,但很坚定。

    是沈夏。

    陆子安。沈夏又喊,声音微微的颤。

    教室里的人都还没走出去,苏小瓷突然很慌,心里剧烈的起伏。

    苏小瓷不敢抬头,她知道沈夏站在教室门口,教室外也已水泄不通,很多人都在当戏看。

    陆子安,沈夏说,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沈夏的声音带着哭腔。

    有男生起哄,口哨声此起彼伏,苏小瓷感觉到陆子安的目光递过来,眼神复杂。

    苏小瓷决定赌一赌,她把书抱在胸前,抬起头,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镇定,穿过人群,从后门走出教室,可是直到她走完了所有的楼梯的台阶,陆子安也没有叫住她。

    那天晚上苏小瓷是自己走回家的,回家的路上,她闻见路旁合欢的香气。

    而她的悲伤也像这香气,汹涌而来,没有方向。

                                  9

    陆子安从高考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学校,周围的人都很默契的不再提起陆子安和那天晚上。

    苏小瓷越来越沉默,她也再没去过田姨家,再没见过陆子安。

    后来,似乎是过了很久以后,苏小瓷收到一封信,没有名字和地址,信里只有一句话,苏小瓷,对不起。

    苏小瓷哭了。

    苏小瓷去了学校门前的杂货店,难过的时候,苏小瓷喜欢吃糖,杂货店的老板给苏小瓷介绍了很多种糖果,那么多糖果里苏小瓷只挑了两颗,是那种包装很好看的橡皮糖,小兔子形状的,苏小瓷吃完后把糖纸折成了很漂亮的青蛙,苏小瓷又想起,十年前,那个教她用糖纸折青蛙的男孩子。

    十年前的夏天,苏小瓷随离婚的妈妈来到这里,母亲说爸爸在这里养了一个女人,那时候她还小,不知道这意味着她会失去爸爸,在爸爸的新家里,妈妈和那个女人吵起来,后来,那女人和妈妈动起了手,场面很混乱。她吓哭了,跑出去,沿着那条不知道名字的路一直跑,最后,她跑累了,坐在地上哭了很久。然后看到一个男孩子,手腕上吊着纱布,向她走来,他伸出手,手心里是两颗包装很好看的橡皮糖,也是小兔子形状,苏小瓷就破涕为笑了,男孩子也笑,他说,给你糖。

    男孩子蹲下来,给他看她胳膊上的伤疤,他说那是他在操场上奔跑的时候摔的,男孩子还很骄傲的告诉苏小瓷,等他的胳膊好了,他还可以在操场上奔跑,还可以踢球。

    男孩子一直陪苏小瓷等到她妈妈找到她,他教苏小瓷把糖纸折成一只青蛙。

    后来的苏小瓷一直后悔当年怎么没有问他的名字,但是苏小瓷记得他手腕上的那一块半个手掌大的伤疤,所以当她在车站握住陆子安递过来的手,看到他手腕上的伤疤,她的心里就开满了花。

    她以为十年的时间不会改变什么。后来,她明白了,她和陆子安,本也没有开始过,那还要回忆什么,难过什么呢。

    而那些曾经悄悄萌发在心底的情愫,像是绚丽的花,谁也不能阻止它们盛开和凋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