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手套价格联盟

3.21

双鸳鸯字怎生书 2020-01-09 16:46:04

我就简单写点关于《The shape of water》的影评好了

累了写了一个钟小说

唉好忙啊,没课还好,有课就只剩晚上一个钟可以写些

而且部门还有工作还有一些投票还有演讲有作业背单词背书复习什么鬼的看小说都没时间看了所以弄完这些马上就洗澡睡觉了救命


在汇一城看的屏幕好小啊而且坐的不舒服体验麻麻滴也就这样吧值了值了

把女主比作小红帽把那只野生动物比作小鱼人把坏保安比作.....算了就他们两个好了

是这样的小红帽在一家实验室工作当清洁的,一天小鱼人被送来了实验室受尽折磨,那群人竟还想把他解剖。小红帽只能比划手语,她没有声带,脖子那有三条类似手术伤疤的东西。一个被弃的可怜的孩子,难得的出生人世还被剪去声带,从小只能做手语而不能说话,她应有一嗓美丽的歌喉,所以她的童年是孤独的,悲哀与无奈的,没有家人,不会说话,却十分善良。她那种似乎与生俱来的孤寂感占据了恐惧,她不惧怕任何事,因为任何事都没有几十年来由孤独所带来的恐惧来的让人绝望。所以所有人把小鱼人当做怪物的时候(当然还有小博士是同情小鱼人的),只有她第一次隔着那一层厚厚的玻璃与小鱼人相见的时候,我感觉小鱼人才被吓了一跳而不是她被小鱼人吓了一跳。

温柔好比母亲般的眼神,安抚着这只受尽折磨的小鱼人,小鱼人那咕噜咕噜的眼睛,是前期和小红帽交流的唯一方式,小红帽不害怕,好像还很同情小鱼人,给他鸡蛋吃,她想和他作伴,然后教了些吃鸡蛋的手语。

我要不还是不剧透了,我要洗澡了,快10.30了

然后坏保安阻止他们,小鱼人拥有神奇的能力,不仅把受了枪伤的小红帽救了起来,还把gay老爷的光头治好了,开始长头发。小鱼人把坏保安干掉,他抱起小红帽一起跳进海洋当中,我承认这一段非常撩人,我要感动得眼珠子泛着银光,小鱼人抚摸着小红帽脖子上三条伤疤,突然小红帽长出了鱼腮子,能呼吸了,他们总能在一起了,相濡以沫

就像梁先生说的,水有形,爱无声。

ps:我实在是要赶着洗澡了所以不能作更加详细的影评了


逢上小说一小片


《菊村》第一次小修改

“今年冬天来的似乎比以往要早,像这个时候我还露着雪白的大腿坐在榻榻米上呢”

“我倒希望冬天快点降临,下雪的时候,菊村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像置身雪国一样,漂亮极了”

“你可要穿多点衣服,我那可爱的妈妈说下雪前的那个晚上特别冷”

“知道,知道啦”

“来,棉手套给你套上,那样会暖和些的”

两个穿着厚厚的毛衣的少女站在慎吾身旁,她们冻得红彤的脸像是抹了脂粉一样,白皙的皮肤,像极了从画中走出来的纸美人似的,她们把黑色的皮包夹在腋下,双手放在嘴边不停地呵气,似乎这样会暖和些。

慎吾也学着少女一样呵手,呵了三两下,就把手放下去了,他感觉那两名少女会察觉到他正偷听自己说话。

少女们抱怨着,往列车驶进的方向远望。

慎吾沉着脸,心中暗想:她们该不会在议论我吧。

“这天怎么这么冷”慎吾心中纳闷着,把手插回口袋中取暖。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少女们。然而吸引慎吾的不是少女们活泼的样子,而是她们夹在腋下的皮包,那皮包上缝了又学校的校徽。

“总不会是学医学的,也许是文学?”慎吾这样想着,倒也没大在意,毕竟除了威胁他生命以外的事,一切与自己无关。他还是把手放在嘴边呵着,那样似乎比放在口袋里暖和,从口中喷出的气体迅速遇到冷气化成白雾,那般像香烟似的白,混沌地缭绕在半空,佯装成冰冷的空气飘荡着。

列车呜呜地从远方驶进站台,压着铺在地上的铁轨,刹车时发出凄惨的哀鸣声。列车铁锈斑驳的铁门被打开,一股暖流从里边喷涌而出,列车长是个大叔,从门里探了个头出来,招呼着外边站着的乘客。

“喂,赶快上来吧,外边冷”

慎吾退了一步让少女们先进。

“谢谢你”

“谢谢你啦”少女们笑道。

慎吾脸上并无表情,也是轻轻地嗯了一声,点了点头,眼珠子移到其他地方去了。

藤原水泷朝他望去,弯下腰探了进去,他也进去了。列车长把门关上了,笨重地走回驾驶室,开动了车,望着窗外的景色,有气无力地感叹一声,似乎预感了这静悄悄的山峦即将承受那苍白的孤寂。

慎吾把头摆到靠窗的一边,倦意渐起。

因为远处的山峦还未被白雪覆盖,在日光下泛着青紫色,一副病态的样子。山峦连绵不断,如天然的一道屏障保护着什么似的。

脸上那两条浓密的眉毛与那青紫色的山峦默契地贴合在一起,形状与颜色也十分相似,仿佛是造物主特意安排的。他的映像在光滑的玻璃上倒映出来,一样清秀,如夜里清明的月色,纯洁无淫。

出于自幼良好的教养,少女们说笑的音量降低了许多,但依旧能听到她们那活泼的笑声,这原本死寂一般的车厢瞬间热闹了几分。

也只有慎吾依旧觉得这车厢的空气让人感到窒息。

“啊,您是藤原先生吧”一名少女尖声道

“您真的是藤原先生吗,喂,英子,我们是不是认错人了”另一名少女望着那个坐在后排座位的男子。

     男子只是赔笑道:“你们好...

“真的是藤原先生,藤原先生,您还记得代过我们的医学课吗,我们可喜欢听你的课哩”

“是啊,是啊,喂,英子,你这样子会吓到藤原先生的”

“你们,是三班的学生吧”

“对的对的,您还记得我们呢”两名少女尖声道:“我们也是坐这班列车上学的,如今才发现藤原先生你也是坐这班车的,真是的”少女们一副懊恼的样子,不禁同时鬼叫起来。

“藤原先生,您也是住我们村儿的吗”

......

列车有规律地摇摇晃晃,慎吾一边酝酿着倦意,一边享受着短暂地安逸。

“世界要是永远停留在列车摇晃的时刻,那该多好啊”他每次搭乘这些旧式列车,就会想起童年与玩伴一起玩耍的情景。

依稀记得,那个女孩子总是把木马让给自己骑,女孩子坐在一旁扬起那胖嘟嘟的脸笑着,两颗笑靥若隐若现。整个童年仿佛在木马上度过,那些不怎么重要的记忆,纷纷选择消逝,她们合计着,把那些美好的记忆留在慎吾的脑海中,所以春夏秋冬都有摇晃的影子,和那个已经模糊的笑脸。不知怎么地,记忆就断了,只剩下那些只属于摇晃时才有的安逸,除了痛苦与孤单外,他也只能与此作伴。

只是童年的木马已经在老房子积上一层灰白的尘。

凛冽的寒风在窗外飞驰着,列车慢下来了,也就听不见,寻不着风的踪迹了。

列车缓速前行,最终在另一个站台停了下来。慎吾稍微抬起头去,那个站台上隐隐地刻着“雪村站”三字。留学几年了,多多少少能识得一些异乡的文字。

站上的客人纷纷涌进了列车,把冷气带了进车厢里,车厢的温度瞬间降到如同外界一样,这更加令人倦意渐起,许多客人把衣服裹紧,双手抱在胸前,头靠在一旁,闭目养神。慎吾更是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大衣的与围巾把脖子至眼睛之间的部分遮盖了,又还是一头长发,眉毛一部分被头发盖住了,一部分裸露在外,紧紧闭着的眼镜,睫毛十分修长。自小所有认真注目过他眼睛的人,都会赞美道:“你的眼睫毛真是长啊,若是个女孩子一定很漂亮。”

所以慎吾想了十八年,自己应当是一个女孩子啊,总有形形色色的人说,你的字写的像女孩子,你的睫毛和头发长在女孩子身上就十分漂亮啦,你的语气总像个女孩子。

慎吾总不会反对的,他觉得人们在赞美他,那应该是值得骄傲的事。只是好久亦没人对他说那些话,不禁还十分怀念。、

还好每次上完静华老师的村上课都会对小说有了新的突破,所以澡也不洗赶紧修改了拜拜晚安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