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手套价格联盟

别说女人喜欢钱,不喜欢钱的女人,你更搞不定!

新的推送 2020-04-10 04:59:08

  一场错爱,换不来一世白头


第一章 你不是喜欢钱吗?

雨越下越大,歇斯底里的样子好像要把这座城市都淹没掉,雨水打在落地窗上面,噼里啪啦的声音却让人的心静不下来。院子里面种着一丛蔷薇,现在盖上了一层塑料布,避免花瓣被雨水打落。

温言抬头去看墙壁上面的挂钟,已经是半夜一点了。偌大的宅子只有她一个人,她身上穿着刚刚换好的衣服,院子里面种下的蔷薇要是被雨水打落了,他肯定会生气的。

“今天应该不回来了吧……”

看着越下越大的雨,温言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今年是第四年了。

本来温言打算回去休息了,但是看着外面的大雨,她却只是站在窗户面前一动不动。

外面突然响起来汽车停下的声音,温言一愣,却立马反应过来,朝着门口跑去,他回来了!

顾寒景喝醉了,司机把他送到门口就交给了她,离开的时候司机看着她的目光有些复杂,带着丝丝嘲讽和藐视。不过这样的目光温言早就已经习惯了,她不以为然,扶起了顾寒景准备进屋,害怕顾寒景被雨水淋湿。

“媛媛……媛媛……”

顾寒景的嘴里传来一阵呢喃,听到这个名字,温言眉头一皱,却只是扶起顾寒景:“寒景,我们进去吧。”

听到温言的话,顾寒景才抬起头来,醉了酒,他狭长的丹凤眼有些迷离,鼻梁高耸,刀削般的薄唇紧抿。在看清了眼前的人之后,顾寒景的眼睛里面顿时布满了寒霜,反手搂住了温言的腰,一把把温言抱起来。

温言被吓了一跳,“寒景,你要干什么?”

然而顾寒景好像根本听不到她的话一样,直接把她打横抱起,直接朝着二楼走去。

温言被扔到了大床上面,心里一阵恐慌,看着顾寒景冷若冰霜的眼神,她连忙恳求:“寒景,你喝醉了,先休息一下好不好?”

顾寒景不理会她,直接扑上来,一把就撕开了她的衣服。温言顿时觉得胸口一凉,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听到她的叫声,顾寒景才抬起头来看着她的脸,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冷笑:“温言,你叫什么?这不是你想要的么?你赶走了媛媛,不就是期待我这么做么?怎么,现在开始装可怜了?”

温言想要捂住胸口,却被顾寒景抓住了双手放在头顶,胸前的风光暴露无遗。“寒景,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顾寒景力气很大,温言根本无法挣脱,也不知道是因为手臂疼,还是心里的疼,让温言掉下眼泪来。

“你哭什么?你这个女人不是最喜欢钱了么?为了钱让媛媛嫁给别人替你还债的事情都做出来了,为什么现在还在我面前装可怜?”顾寒景说完,忽然松开了她的手,从怀里掏出来钱包,眼底的嘲笑和厌恶在汹涌。“你放心,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说完,就看见顾寒景从钱包里面拿出来一沓人民币,他两根指头捏着厚厚的钞票,直接一把甩到了温言半裸的上身。

“啪!”

看到红色的钞票落到自己的身上,羞耻感从温言的心底慢慢爬起来,在胃底翻江倒海,恶心感让她觉得眩晕。

“怎么了?看到这么多钱开心的说不出话了?”顾寒景精致的脸上勾起一抹冷笑,一只手抚摸上了温言的身体,她身体上面的钞票都被揉皱,然而顾寒景却变得兴奋起来。“既然你开心了,就应该让我开心了。”

“嘶!”

布料被撕碎的声音传进了温言的耳朵,她从刚刚的恶心感中醒过神来了,连忙想要起身挣扎:“寒景,不要啊寒景!”

然而她根本来不及反应,下身就被突然闯入,她的身上还盖着钞票,衣物全都被顾寒景撕碎。顾寒景根本不听她的话,已经开始疯狂的侵占她的身体。

“不要……求求你……不要……”

顾寒景撞击的力度很大,让温言眉头紧皱,眼泪好像断了线,不断地从眼眶之中滑落。顾寒景的身体覆盖下来,醉着酒意的温热气息扑在温言的脸上。这时候温言已经放弃了挣扎,任由顾寒景接近凶残地侵入她的身体,他们两人之间还隔着顾寒景冰凉的衣物和带着铜臭味的钞票。屈辱感在温言的身体里面撞击,但是她的只是眼神空洞地看着天花板,任由眼泪横流,等待着这一场侵占的结束。

“媛媛……媛媛……”

顾寒景的呢喃让温言的耳朵有些酥麻,又是那个名字。温媛,她的亲生妹妹。

“媛媛,我爱你……”

温言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我爱你,这三个字,她这几年来唯有在这个时候才能从顾寒景的口中说出,可是她知道,这三个字不是属于她的。

一股恶心的寒意从她的脊梁骨爬上来,她猛然瞪大了眼睛,使劲想要把顾寒景从她的身上推开,“顾寒景你起来!你起来啊!”

她的声音接近歇斯底里,眼泪好像要跟外面的大雨一决高下一般。可是她哪里能推得动顾寒景,挣扎之中直接被顾寒景抓住了头发按在床上,下身突然狠狠地闯入,让温言的身体一阵抽搐,感觉到了顾寒景的身体逐渐松懈下来。

头皮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顾寒景抬起头来,看着满脸泪寒,头发凌乱的温言:“呵呵,温言,你现在在装什么?当初告诉温媛你喜欢我,让媛媛代替你以身还债的时候,你怎么不是现在这幅表情?现在我不是都满足你了么?钱,和我,都在这里了。你为什么还要假惺惺的哭?”


第二章 只要给钱就行了

温言哭得喉咙有些沙哑,连忙摇头:“寒景,我没有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够了!我说过,不准你叫我的名字。”

温言咬紧了牙关,“顾总。”

顾寒景这个时候已经站起来,拉好拉链,他依旧跟进来的时候一样,站在床边满脸冷厉地看着她。忽然眼光停留在了窗外院子里面的蔷薇身上,上面被人盖着一层薄薄的塑料布。他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凌乱的温言,她的身上还盖着大把被揉皱的红色钞票。“呵呵,虚情假意。”

“哎哟你们不知道啊,我刚刚上电梯来的时候看到温言了,这大清早的真晦气!”

“什么,你碰到温言了?那你还真倒霉,要不要喷喷香水去去味?”

“好啊好啊,我真是郁闷,为什么她偏偏在我们这一层楼工作,跟她呼吸一样的空气都觉得恶心!”

“就是啊,真是倒霉……”

温言刚下电梯,还站在拐角处就听到了里面的议论声。她的脖子上面还带着青紫的淤痕,现在是夏天,她只能在脖子上面系一条丝巾,但是却根本是欲盖弥彰。那是当然了,这是顾寒景故意留下的,所以当然遮不住,顾寒景要的就是让所有人看到,怎么会留在她能够遮盖掉的地方呢?

“快看啊,温言来了。”

“啧啧啧,看她的脖子,昨晚上应该又赚了咱们总裁不少钱吧?”

议论的声音虽然小,但是却恰好传进了温言的脖子里面。而她,手上带着橡胶手套,握着一把拖把,身上穿着粗陋的保洁员衣服。这是顾寒景给她安排的工作,她的任务白天就是在公司里面做一个保洁员,晚上就是在“奥尔斯”的别墅等着他来。

即便是听到了他人的议论,温言也只是一声不吭,握着拖把就准备从她们的办公区域走过。

“哎,温言,你过来一下。”刘娇娇看到温言就要离开办公区域,忽然站起来叫住了她。看到刘娇娇把温言叫住,顿时整个办公区域的人都朝着这边看过来,无一例外都是等着看热闹的。

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温言牙根一紧,但是却没办法只好转过头,“娇娇姐,您有什么事情么?”温言从脸上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看着刘娇娇。

刘娇娇脸上画着浓艳的妆容,听到温言的声音眉头一皱,一脸嫌恶:“叫谁娇娇姐呢?谁是你娇娇姐?别给我乱叫,我早上刚吃了午饭。”

温言眼底一寒,可是却不能说什么,只好继续微笑着说道:“您有什么事情么?”

这个时候刘娇娇勾起一抹恶作剧的笑容,拿过来旁边的钱包,抽出来一张一百块的大钞,走到了温言的面前。她涂满了猩红指甲油的手捏着红色的大钞,在温言面前晃悠:“这样吧,你去十道街给我买一包炒栗子回来,我想吃。剩下的钱就给你买午饭吃了,不用找了。”

看着刘娇娇手里的红色钞票,温言微微皱起了眉头,但是却没有动。

“哎呀娇娇姐,人家可是陪顾总的人,一晚上赚的可不止这点儿,一百块人家温小姐怎么肯去呢?”

刘娇娇却耸了耸肩头,靠在一边,“我管这么多,当初她来顾总就说了,她是个清洁工,我们有什么粗活使唤她都可以,只要给钱就行了。我现在给钱了,她就该去给我买!”

听到刘娇娇的话,温言低着头,紧紧地咬着下嘴唇,握着拖把的手轻轻地颤抖。刘娇娇却凑过来,“哎哟,委屈了?没事没事,来拿着吧……”

说着,刘娇娇就要来拉开温言的衣领把钱塞进去,温言见状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刘小姐,”一个温润的男声传来,让温言一愣:“我记得顾总让温言来,说的粗活只是公司的活吧,你的私活,还是应该你自己做吧?”

刘娇娇抬起头来,顿时脸色一变,“许副总,我就是跟她开个玩笑而已,别这么当真嘛。”

“温言怎么说也是顾总的人,还是给顾总个面子吧,恩?”

“是是是,许副总说的是。”

许朝阳走过来,低头看了一眼低垂着脑袋的温言,眉头一皱。这个女人的事情他都知道,公司里面传言纷纷,都说她还有妹妹叫温媛。顾寒景在小的时候不小心走丢了,一直被一家孤儿院收养,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了温言和温媛两姐妹。顾寒景跟温言的双胞胎妹妹温媛两小无猜,但是后来却因为温言欠下了高利贷,求温媛去跟富少在一起帮她还债,温媛也就这样跟着富少出国了,几年没有回来。

许朝阳知道顾寒景为什么要把温言留在身边,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温言即便是忍受着顾寒景的折磨也要留在他身边到底是为了什么?就是因为钱?这个女人就这么贪财?

许朝阳刚准备开口跟温言说话,可是却没想到温言朝着他鞠了一躬,“谢谢副总,我先去工作了。”

说完,温言就赶紧拿着拖把,快速离开了这个地方。眼泪在她眼眶里面打转,屈辱涌上心头。

来到了厕所旁边的小盥洗室,只有这里是她在这个公司的容身之所!

温言越想越委屈,这些年,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折磨她?

她只是想单纯的保护自己的妹妹有错吗?

她只是想单纯的爱一个人有错吗?


第三章 给我脱

“言言,你是姐姐,你要好好保护自己的妹妹,知道吗?”

耳畔又响起了父母临终前牵着她的手说的话,温言的眼中再度闪过了一丝坚定。

她没有错!

“爸爸妈妈,我没有做错什么!”温言在心中低声的说道。

“呦,躲在这抱头痛苦呢,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呢,受了委屈还在这哭,公司的活干完了吗,我那个地方我记得你可是还没打扫呢,还不赶紧去干活?要不是因为你,老娘我能被许副总责骂?”刘娇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里,看到抱头坐在地上的温言,立刻冷声说道。

“是,我这就去!”温言起身,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抬起旁边的水桶,就准备往办公室走去。

只是在经过刘娇身边的时候,刘娇忽然间伸出脚,绊了温言一下。

温言的身躯一下失去了平衡, 跌倒在地上。

水桶里的脏水瞬间洒落,泼了温言自己一身,此刻她倒在地上,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真不知道,顾总怎么会喜欢跟你这样的婊子上床!”刘娇冷声的说道,不过转瞬间,刘娇的面色变得惨白。

因为就在前面不远处,顾寒景正面目清冷的看着这边,而后大步走了过来。

无视了刘娇惊恐的面容,顾寒景而是直接伸出手,一下将温言从地上拖了起来,然后一言不发的拽着她向前走去。

众目睽睽之下,温言被顾寒景就这么拖进了办公室。

“脱衣服!”顾寒景冷声说道。

听到顾寒景的话,温言身体一怔,下意识地朝着后面后退了两步,两只手紧紧地拽住了衣服:“可是这里是办公室啊!”

顾寒景嘴角露出一丝微寒的嘲讽:“办公室?怎么,办公室你就不敢脱了么?在床上的时候,你不是放荡的很么?”

温言的眼眶有些酸涩,看着面前的顾寒景,身体有些微微颤抖。“不是的,寒景,你不要这么对我。”

“不要这么对你?温言,听你的语气,似乎很无辜啊?”顾寒景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朝着温言缓缓靠近,温言连忙后退,一下子坐在了皮质的沙发上面。顾寒景微微俯身,一把捏住了温言的下巴。

顾寒景力气很大啊,死死地捏住温言的下巴,让她无法动弹,迫使她不得不抬起头来看着顾寒景,一双眼睛之中氤氲着眼泪。

“温言,我对你,能跟你的手段相比么?”顾寒景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里面的寒霜让人忍不住颤抖。

寒景,为什么,我在你的眼睛里面永远只能够看到浓稠的恨意呢?

寒景,你真的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么?

为什么,你就不能好好看看我?

温言的身体在颤抖,看着顾寒景的目光也带着颤栗。

“怎么,你害怕了?那你说,媛媛那个时候,该多害怕啊?”

“嘶!”

顾寒景的话一说完,空气之中就想起了布料被撕碎的声音,温言下身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