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手套价格联盟

美食趣闻丨赞美菜市场 - 苏州葑门菜场里的江湖

FunTasteWorld 2020-04-04 09:11:27


Fun Taste World

这个世界吃起来很有趣

前言

昨晚心血来潮,睡前一个人喝了自酿的青梅酒,大概喝得有一点过量,一觉睡到天明,真是难得。

只是一早头脑昏沉,觉得怎么着也无法再坐在书桌前工作。

于是想起竟有几个星期没去菜场(平常都是小区超市买点菜解决问题),不顾冷雨淅沥,执意要去一次。

 苏 州 味 道


说起来,我不是爱做家务的人,但是的确挺爱做、挺会做美食的,也很爱逛菜市场——但必得是那种摊贩聚集的、乱哄哄什么都有的菜场。


 

本地我常常去的是苏州的葑门菜场,那可以算得上是一个会不时给我点儿惊喜的地方。



我常常从菜场得到一种物候转换的信息


「青团子」



比如今年年后没多久,就看见有青团子在卖。


本地人排着长长的队伍购买品尝。


我这个外地人并不十分喜爱那玩意儿中间的过于甜蜜的馅料,但对青团子的散发着青草香的面皮却很能欣赏。又到底因为不爱吃黏食,每每只吃得下一个或半个。



然而看见旁人买青团子,看见青团子摊位上热气蒸腾,我还是觉得愉快极了,同时又有点怅惘,因为吃青团子的季节很快会过去,再见此情此景,就要等到明年;


类似的情景还有卖螺蛳、鲜笋、樱桃、枇杷、杨梅、石榴、橘子、鸡头米、大闸蟹……一年之中,这些充满时令色彩的食物轮番上场,于是我对于菜市场几乎是怀着一种永恒的期待了。


▲鲜笋

▲芦笋


「鸡头米」



尤其是卖鸡头米,那真是很壮观的。


几乎每家小店门口,都坐着剥鸡头米的人,身边是一堆堆黑乎乎铁球般的芡实。


人人手上戴着一种金属制的指甲套,前端锋利,很便于剥开那娇贵的鸡头米外面裹着的一层皮,鸡头米价格昂贵,跟费手工是很有关系的。



鸡头米看上去也可爱,所谓“莹润每疑珠十斛,柔香偏爱乳盈瓯,细剥小庭幽。”此物最合适的吃法似乎是用新鲜的鸡头米在开水里煮,烧开即可,撒少许白糖或冰糖以及腌制的桂花,吃起来清甜软糯,整个世界都变得温柔起来。


「樱桃」



国内樱桃成熟季来临时,一到周末,我就开始惦记菜市场。


因那里每天都会有大量新鲜的樱桃在售,那些日子,我似乎仅仅靠吃樱桃就可以活下去。


今年开春的惊喜是,发现菜市场也有许多售价比超市便宜许多的进口车厘子卖,刚吃完这波车厘子,竟已经开始期待5、6月的樱桃季了。


菜市场是一个流动的所在


除了用自家房子开店铺的之外,来来往往的各地摊贩也不时会带来点惊喜。



紫菜薹



还记得从前第一次吃到“紫菜薹”这种东西,是弟妹从湘西带回本省的。


那种菜薹跟本地的青菜薹的确蛮不一样的,似乎是更耐咀嚼,有一种微苦、柔韧而脆滑的口感,以辣椒佐之,放油爆炒,是蔬菜里难得的美味。


于是笑言,不如引进到本省来种一些。但是很快,在本地的葑门菜场就居然就看见了有这种菜薹的身影,弟妹假日来我这里小住,去葑门菜场,若恰巧被她碰见了难得一见的紫菜薹,她都会“豪买”一堆回来以慰她食物的乡愁。


「熟牛肉



也曾记得,有一阵子忽然出现了一家卖熟牛肉的,做出来的熟牛肉与众不同。


据说是不放任何的添加剂,而单以黄牛肉熬制,以独家秘诀掌握恰当的火候,熬制出的牛肉有醇厚悠长的回味,兼之配以独家秘制的辣椒、酱料,的的确确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牛肉。


但是非常可惜,由于店铺面积和人手的限制,那个很擅熬制牛肉的女人很快放弃她的手艺,转卖生姜与其它菜类了。


后来我在菜场碰见她,还不忘赞美她的手艺,并再三表示惋惜呢。


可是我回头一想,也许这牛肉的美味的长存,就在于它的不可再得吧。


「羊肉与鹅肉



菜场里还有一家在不同季节分别卖羊肉与鹅肉的店铺,也是我常常光顾的。


这家店铺秋冬卖羊肉而春夏卖熟鹅。


说起来很奇怪,他卖的东西,在同类里面,算是全菜场最贵的,可是他的手艺也的确是最好的。


比如羊肉的滋味确与别家不同。我曾在冬季的时候,买过一整只羊腿送给一个长辈,那个长辈吃了之后特地向我打听是从哪里购得,令我十分得意。


他家卖的鹅肉也很美味,我很喜欢去那里买几只鹅头——这或许也是一种“食物的乡愁”,小时候,家里来了客人,母亲就会去卖熏烧鹅的地方买一只或半只熟鹅,再捎带几只鹅头给我和弟弟解馋。


「云南菌菇



也如今天去菜市场,找到熟稔的店铺、摊位,买了常熟的蕈油八珍菇、芦笋、排骨、小番茄之后,意外发现了一家很神奇的摊位,卖的竟是云南运来的各种珍奇菌子,是我从前去菜场未曾见过的。如牛肝菌、鹿茸菇、松茸菇等,令我十分惊喜,于是忍不住买了许多回来!


菜市场不仅仅只是卖菜


菜市场当然不仅仅只有菜,也有各种普通而又新奇的玩意。



比如蟑螂药、酿酒坊、玉石手串、花草植物、锅碗瓢盆、老花眼镜、大小剪刀、朴素的理发店、粗棉所制的结实的洗碗布……这些东西层出不穷的出来,仿佛多少年没有变过,但又时时给人以新鲜的刺激。



菜市场里几乎有一整个日常生活的全部。


行走在杂乱的、琳琅满目的,也最为原始的商品之间,“活着”的感觉是如此强烈,而此种感受,是逛超市所无法获得的。


「书中的菜市场


还记得不久之前我推荐我的一个可爱的同事去读《繁花》(因她的专业是比较文学,所以对当代文学十分陌生)。我再三“诱惑”她,说《繁花》是我最喜欢的一部当代小说(其实我也差不多不看当代小说的),她于是回去就开始读,读了个引子,迫不及待跟我交流,说:“我刚读了个‘引子’就哈哈大笑!”我心领神会地说:“就是陶陶在菜市场的那段吧?”她忙说“是!”继而我们相与大笑。


也是的,菜市场里也有市井生活的百态,那些被书斋遗忘的最为丰沛、热烈的生活。


还记得张怡微写过一篇《菜市场风云》,提到了张爱玲,提到了《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提到了一本叫作《近代上海饭店与菜场》的书。


我很喜欢那篇文章,也非常认可,菜场的确是“一个纯粹的女性空间”。


「人情和世故


菜场中有情欲、有利益、有人情……但是说起来,我从前大概很少去关注这些,也只偶尔路过的时候,听闻到一些对话,感到一些零星的兴味。


比如某男子的失窃,比如某摊位前顾客与卖家的吵骂,就只这些了。但直到有一次我去西安,住在回民街附近,晚上出去闲逛,看见一个做生意的残疾人,在辛劳地劳作着,重复着某个动作,心下一动。


第二天黎明时分,回民街游客寥寥,我看见那个残疾人重又摆出摊子,准备新一天的辛勤劳作,而那天闷热极了,我看见他的额头上有大滴汗珠掉落。那时我的心里毋宁是有一种震撼,因为意识到,人,几乎所有人,都是处在这样一个循环往复、仿佛无穷尽的操劳当中罢。



于是,去菜市场的时候,我偶尔也会注目那些忙碌的生意人:在蔬菜摊子前帮大人收钱的小孩子,大冷天戴着防水手套、鬓角沾着鱼鳞在杀鱼的极美丽的少妇,似永远重复着切豆腐、装袋等几个娴熟动作的卖家……都使我在读到张怡微文章当中的“他们的厌倦与轻蔑,对炎热和重复劳动的忍耐,对生意兴隆的向往……”时十分会心。


但对于这一切,我又仍不免抱着旁观的心态,好像我也是我自己生活的旁观。


「鸡汤馄饨店


我很喜欢葑门菜市外面的那条青石板小街。


从前,街边有一家鸡汤馄饨店,是一幢临河的两层小楼,里面的木楼梯会发出“吱吱”的响声(本地有名的古镇上多的是这样的小楼)。



谈不上有什么好的装修,馄饨的口味却极佳。从前我和家人喜欢一早不吃早饭,去那家吃一碗鸡汤小馄饨,顺便买点菜回家。


馄饨每每要自己去端,而一楼逼仄局促,就坐到二楼去吃。二楼空间亦不大,只一面的窗户临着摊贩、买菜人云集的小街,一面临着终日流淌的小河,觉得格外有些不同的情致吧,仿佛一边象征着世俗生活本身,一边却象征着因时间不断如河水流逝而产生的诗意。


那阵子,这馄饨店里的圆圆脸的、看上去极和善的老板娘养了一只非常可爱而滚圆的花猫,猫脖子上系着粉红的项圈,是我每回去必要看的。


但有时它也不在,因它可以很自在地从窗户跳到外边的黑屋檐上,再从屋檐散步到别家的屋顶,去和它的猫伙伴们玩耍约会。


后来,这花猫怀孕生了一窝十分可爱的小猫,也就放在离二楼餐桌不远的纸盒子里养着,引逗得我常常去给它们拍照。



再后来,这家店铺上下翻新,顾客依然络绎不绝,猫儿却不见踪影,仿佛也换了老板,思之怅怅。




林跖蓝   美食情报员


文学研究者。


觉得有趣?

~你的赞赏,是我更新的动力~


往期回顾

隐藏在深圳万象天地的粤式点心博物馆

在悉尼的下午茶时光 - 上篇

15年悉尼生活,我吃得有点浪漫。

那些上海租界里可以泡一天的咖啡馆

我在美国7年,私藏的纽约便靓正餐馆。

我的2年墨尔本与10家精品咖啡馆-上篇

我的2年墨尔本与10家精品咖啡馆-下篇

全球100家下午茶之香港篇




这是一个不务正业的美食吃货公众号,

欢迎交流,欢迎投稿,欢迎吐槽。

我是KK,很高兴认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