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手套价格联盟

泪奔 老北京人的冬天是这样过的!

vivo北京 2020-03-25 16:39:20

老北京的冬天你还记得吗?看完泪奔。

几场西北风刮过,树叶凋零,

地面冻硬,河水结冰,冬天的样儿就出来了。

对小时候冬天的记忆除了寒冷还有那些?

。。。



储大白菜


说到冬天,冬储大白菜是不能不提的,这可是过去北京冬天的“当家菜”, 照北京人的话儿说,冬天有了白菜心里踏实。



冬储大白菜是一项浩大的工程,新买的大白菜一般要先放在朝阳的地方晾几天,然后再整齐地码放在房檐下,苫好草帘子、塑料布,储存好了。小时候最愿意帮大人搬白菜,哪怕只能搬动几颗,也觉得自己为家里出了份力,甭提多自豪了。




生炉子


那时候,北京的冬天没有暖气,人们的取暖神器是——洋炉子、蜂窝煤,烟囱下方也总有一坨冻得黄黄的冰。




生炉子不仅能取暖,有时候还顺带烧水做饭,那时相当于零食一样的烤馒头,你还记得它的味道吗?


泡澡堂子


在北京,以前的冬天有一种生活叫搓澡,有一种浴室叫澡堂子!



那时候家里没有浴室,咱北京人冬天都是泡澡堂子的。一到冬天,澡堂子就成为了男女老少休息放松的场所,一进去至少也得一个小时。现在大都是在家享受浴霸热水器,澡堂子都快销声匿迹了。

什刹海滑冰


小时候,在户外玩耍是从不考虑温度的。



哪怕冻得鼻涕横流,随便用袖子一抹,一但河面结冰,可玩儿的东西更是多了去了。小朋友们在冰面上互相追逐嬉闹,成为了那些年冬日里最快乐的回忆。




打雪仗、堆雪人


那时候玩具、游乐场地很少。打雪仗、堆雪人是冬天的娱乐活动之一。




雪一停,家长基本上就拦不住了,约上三五好友到雪地乱打一通,冷不丁自己的脖领还会被小伙伴塞进一个雪团,弄得湿漉漉的,打累了就开始堆雪人。




门前的大斜坡,下雪后就成了“大滑梯”,好多小朋友都围过来打冰出溜,你还记得没掌握好重心,摔一大屁股蹲儿的酸爽吗?



窗户上的冰花


北京寒冷的冬天,有一道独特的风景,就是每天出现在阳台玻璃窗上的冰花,很好看,很梦幻……



小孩子最喜欢趴在窗户边,哈着气用手在玻璃上“作画”。清晨,绚丽的冰花在阳光的照射下犹如万花筒一般,美丽无比。



热水袋


还记得冬天的被窝里塞进一个暖水瓶、热水袋的幸福感吗?


那时候家里有打吊针的瓶子,就是最好的暖水瓶。睡觉前,妈妈先把被子铺好,卷成直筒,脚底下还要窝起来,往里塞一个装了热水的盐水瓶,被窝一下就暖和了。


后来有了热水袋,这是许多老北京人的记忆了,有了热水袋盐水瓶就被“遗弃”了,现在有了暖气,热水袋也快被“遗弃”了。



雪花膏


那时候,这可是北京“名媛淑女”的最爱,一股香气弥漫了整个童年记忆。



现在喊得出名字的有“友谊”、“百雀羚”、“万紫千红”等等,那股浓到刺鼻的熟悉香味,然而你却不得不佩服这些品牌强大的生命力。


军大衣


没有暖气的时代,就只能靠多穿点了喽。当年军大衣,那也是标配啊。



冬天穿军大衣既保暖,又令人陡生一种英武之气,时过境迁,这些几乎所有家庭必备的行头,已成为农民工的工作服,偶尔会有前卫者,冬天穿着军大衣出场,让人惊叹时光的变幻。

大棉袄


妈妈或奶奶做的大棉袄陪我们度过了最冷的冬天。



小时候的冬天,都是穿着妈妈或者奶奶亲手做的大棉袄过冬,甭提有多暖了,每到冬天都裹成一个大熊一般,试新棉袄的时候也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


老军用棉帽


戴上它,就再也不怕冻耳朵啦~



这又叫雷锋帽,是部队55式冬常服中的棉帽,把帽帮子向下一拉,就把耳朵、脖子都护住了,外面的冷风吹不进,里面的热量散掉,浑身都感到热烘烘的。



大棉手套


一双棉手套 ,却能遮挡住咬手的风 !



小时候御寒过冬的棉手套,最常见的是由妈妈一针一线缝制而成。不带的时候绳子跨在脖子上,携带超方便。

条绒棉鞋


那时候,拥有一双带气眼的条绒棉鞋简直是潮人的标志。



记得小时候,冬天下雪,很多人都穿着一双暗黑色条绒棉鞋,底子和面儿都很厚,里面融呼呼的,但是鞋底不怎么防滑,所以最适合打冰出溜的时候穿。这双鞋给人们留下了温暖而又苦涩的记忆。

芝麻糖


小时候的冬天,还能吃到又甜又黏牙的芝麻糖。



北京人的小时候,还有一个独特的记忆就是冬天可以买到又甜又脆又黏牙的芝麻糖,吃一口,香在嘴里,甜在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烤白薯


每次闻到烤白薯的味道都让人欲罢不能。




一只铁皮桶,一炉炭火,一个烫手的烤白薯,甜香和热气温暖了寒冬。


蹦爆米花


“嘭”一声巨响”一声,香喷喷的爆米花就出炉啦!



这是寒冷的冬天很受欢迎的零食,看着师傅把白花花的米倒进罐子,然后捂着耳朵,一声巨响后一股热浪从锅里冲出,胖乎乎香喷喷的爆米花就直冲进那个长长的布袋里。那爆米花的香味在记忆里永远挥之不去~

糖炒栗子


冬天的糖炒栗子是北京人绝不会错过的。



北京旧时的糖炒栗子没有机器烘炒,一只煤炉、一口铁锅、一个大锅铲,半锅铁砂。贩卖板栗的师傅即炒即卖,热腾腾的香甜味儿扑鼻而来。


这些记忆还在你脑中残留吗?

关于小时候的冬天,你还有哪些刻苦铭心的记忆

欢迎留言分享~

(图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