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手套价格联盟

【小众散文·《胶东散文年选》参赛作品】梁爱琴|我与弟弟

小众散文 2021-02-18 06:48:07



【小众散文 】

梁爱琴|我与弟弟



梁爱琴,山西晋中人,就职于青岛农业大学,简书平台发表38万余字文章。


《胶东散文年选》参赛作品

我与弟弟

梁爱琴

 

01 爱的争夺

家中姊妹多,当弟弟三岁时,大姐的第一个孩子也出生了,因此我们与年长的姐姐多少有些复杂的、超越姐妹的感情;而我与弟弟则只是单纯的姐弟情,经常打闹,经常和解。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孩,弟弟可能更受宠爱和关注,而同样作为家里老小的我不免嫉妒和感受到一丝不公平,我愈发想要优秀、表现乖巧,以获得父母和姐姐更多的爱和关注。这似乎也形成了一种竞争,虽然童年的我不自知,但的确想明白了过去与弟弟恩怨情仇的根源,的确是内心对爱的争夺,同样懵懂无知的弟弟当然也不明白,不清楚很多事情背后的驱动力。

最早的恩怨来自于母亲的宠爱。 由于这个多女儿的家庭终于迎来了象征香火的男娃,且由于第一个未出百天就夭折的男娃的教训,母亲加倍疼爱这个弟弟,时时刻刻抱着弟弟,奶水更是想吃就吃,而且吃奶水时,妈妈总是扶着他的大脑袋,母亲总是说这个男娃的脑袋大、脖子软,撑起头不容易……这个男娃在母亲的呵护下长到五六岁,他还总是往母亲怀里钻,有人逗他时,他就躲在妈妈的胳肢窝里,时不时还要掀起母亲的衣衫啃两口奶……

弟弟成了全家的宝贝,尤其受到母亲的格外关照,而我是失落的,因此我在很多方面都要做得好、表现乖巧,极大可能就源于想要吸引母亲的注意力,得到夸奖。

02 起床上学

随着年龄的增长,弟弟也到了上学的年龄,记忆最深的是弟弟起床后第一件事便是喊妈,拖着长音喊妈,带着哭腔喊妈……妈妈便从厨房跑来给他穿衣、吃饭、打发他上学。若喊一声妈,妈妈没听见,弟弟便会一直喊,喊到哭,直喊到妈妈出现方才能按部就班穿衣、吃饭……倘若弟弟贪睡没起来,妈妈叫他起床后,他也是哭哭啼啼;有时妈妈清早去菜园回来晚了,而弟弟又恰好没起床,这下子要迟到了,弟弟更加着急害怕,埋怨妈妈叫他起床太晚,哭着出门去上学。与之相比,我很勤快、很独立,并不要母亲太操心,因为我想获得妈妈的表扬,或者看到妈妈应付弟弟的忙碌样子,我也不忍心再忙中添乱吧!

关于早饭,一般都依照弟弟的口味来做大米粥,我自觉沾了弟弟的光。倘若弟弟不上学或者弟弟不吃早饭,我是喝不上大米粥的,可能母亲觉得只有我一个人上学不值得一大早操劳或者原本母亲就更加疼爱弟弟。

还记得童年吃肉的日子总是很少,作为一家之主的父亲常常有肉吃,每天一大碗面中会有几块肉,吃完面,菜汤总会给弟弟,有时也会赏赐我一点,我就很开心。在我内心,父亲吃肉是天经地义的,父亲给弟弟肉汤也是天经地义的,而给我分些肉汤,便是对我格外的疼爱,我因此感觉到无比的荣光,感觉到与弟弟平起平坐的待遇。

03 剪手套

小学总是有很多重大的事情发生。弟弟逐渐变得调皮、不好好学习、喜欢上山下河,整日里打鸟、打蛇、抓青蛙。而家里的女孩常做家务,扫地、收拾家、洗锅、洗衣服……寒冷的冬天,非常希望拥有一双橡皮手套,保护整日冻皴溢血的手。弟弟居然毫不留情剪坏了家里唯一一副好不容易得到的橡皮手套做了弹弓,把我气得要命。他是不洗锅的,不知道那厨余的油腻难洗和水的冰凉刺骨,我气愤之余向爸爸告了一状,爸爸从此经常骂弟弟败家子。我听了并没有开心,因为这并不是我期望看到的情景,我觉得弟弟也没有那么坏,只是应该好好教育的,而教育不是简单的打和骂,更多应该是谈心和引导,而父亲总是骂一句便没有下文了。

多年以后,想起爸爸骂弟弟败家子,我都会掉泪和气愤,弟弟成长也非常不容易,这个给了他生命的爸爸因为年纪大而柔弱起来。他可能不懂,他更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教育孩子,只是生气地斥责一句,他是否也感到了自己的无力呢?

父亲老来得子,的确缺少精力去教育孩子。弟弟在上学之前主要是妈妈在疼爱,他像个永远吃奶的孩子般弱小,弟弟与父亲交互不是很多,因为父亲要上班挣钱、养家糊口,还要种地、做家务和很多杂事;当弟弟上学之后,男孩子调皮,这是天性,而父亲却是养惯了乖巧女儿的父亲,这唯一的男孩让他感到难以应对,或者说他不会教育,只会斥责弟弟败家子。然而斥责也斥责不过两三年,父亲生病了,又不出三四年,父亲便去世了。

所以,弟弟满可怜的,是靠着自己和家庭母亲的关爱,独立成长的。

04 奖品风波

弟弟童年的许多想法和虚荣心都没有被满足,可怜兮兮地羡慕别人,以至于对我的奖品整日虎视眈眈。

与弟弟相比,我不仅乖巧听话,而且学习越来越好,父亲总为我去开家长会,而弟弟的家长会却从来不去。我小学得到三好学生、优秀学生的奖状和奖品,什么笔记本、钢笔、文具盒等,我非常珍惜这些荣誉,把奖品都锁在一个抽屉里保存,并不舍得用。我不在家的时候,弟弟经常偷出来欣赏和把玩,终于弟弟经不起诱惑,把我的奖品一股脑拿去用了,高级的海绵文具盒里装着高级的钢笔,用高级的钢笔在高级的笔记本上写几个歪歪扭扭的字……

弟弟在学校风光了好一阵子,我才发现我的奖品不见了,找到罪魁祸首时,那文具盒、钢笔和笔记本都不再崭新,我伤心地又哭又闹,气愤地哭天喊地,把全家人都震惊了!母亲破天荒地责怪弟弟,一家人都批评弟弟,妈妈把这些东西再还给我时,我却是不要了。弟弟被我这架势吓得不敢说话,家人都不知道平日乖巧的我怎么会那样爆发,像火山一样……

弟弟无法理解我为什么放着这么高级的文具不用,只是保存着;他多么希望同学们羡慕他,但由于贫穷,我们家不能满足儿童都有的虚荣心,只有这些高级文具能快速赢得别人的羡慕,所以弟弟就拿去用了。现在想想,弟弟也很可怜,整日被父亲骂,学习又不好,不折腾一些,不调皮一些,又有什么乐趣呢?况且弟弟或者说男人都潜藏着被追随的野心,谁又不想实现自己的野心呢?

05 我的作文

当我上了初中,与弟弟更加隔离,因为我喜欢学习或者说我是周围人标榜的好学生,而弟弟只是顽劣的小男孩。

至今都记得初中的一篇习作《我恨弟弟》,我竟然洋洋洒洒写了半本作文本, 就为了表达我讨厌弟弟、恨弟弟的强烈情感,并以此作为文章的中心思想。当时的语文老师批语轻描淡写,恨字还加了引号,我非常不以为然,认为老师没有读懂我的仇恨。如今看来,老师这个引号加得很好,我的确是不曾恨过弟弟的,甚至是深深爱着……

当我上了高中,与弟弟分开,各自继续着自己的学业,便相安无事起来。直到父亲去世,我与弟弟的关系似乎又密切起来,失去了父亲,我好像没有依靠地孤单起来,年幼的弟弟才十四岁,我却并不考虑他的年龄,一味埋怨他的不懂事和乱折腾。我嫌他不把厨房的电线接好,我嫌他不帮母亲劈柴和运煤,我嫌他不好好学习整天玩耍,我嫌他不听妈妈的话……我突然对他有了很高的要求,我竭尽全力帮他补习,似乎他是我日后的依靠,我必须不断要求他长大,长大……而弟弟其实仍然懵懂,他该有他成长的烦恼和痛苦吧,我却不去体会……

06 青春期

进入青春期总是会有很多麻烦,成长就是不断捱过麻烦的过程。

十七八岁的弟弟开始变得反叛和乖张,他开始抽烟,模拟不良社会青年的打打杀杀,留长发,头发要理出图案,类似刺青的含义,还要喝酒、赌博、打电游、要花钱、要做买卖、谈恋爱……弟弟在经历着自己的成长,一个人的成长战斗,没有做父亲的男人指引,只有母亲的唠叨、顺从和姐姐关注的目光。

与弟弟朝夕相伴的老母亲只能又哄又骗,不能全部满足弟弟的要求,又不能完全拒绝,好歹要给他抚养成人、结婚生子,才对得起在天之灵的父亲。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电视里不是古惑仔,就是赌神,搞得社会上的小青年个个桀骜不驯,有点混乱。弟弟喝醉酒,打牌耍钱,彻夜不归……我与妈妈胆子小,睁只眼闭只眼,只求他平安,别出大乱子就好。我心里很矛盾,支持他学电脑,又讨厌他打游戏,讨厌他抽烟喝酒,又理解这个年龄青年的焦躁,担心他耍牌输钱,又无法阻止……

在这个混乱的年代,我的两个同学就因为泡妞玩乐而杀人后被枪决,还有一个拦路抢劫也被判死刑,我日日担心弟弟的安全。他一晚上不回来,我就睡不踏实,无论多晚回来,总归是安全了,我的心也落地了。我们家这个血脉是多么的来之不易啊!

一个寒冷腊月的冬夜,很晚了弟弟还没有回来,我坐卧不安。妈妈年龄大了,也习惯了弟弟的晚归,我却心神不宁,多希望听到大门响起的声音。突然就响起来了,有人来了,却不是弟弟,只是来找他玩耍的伙伴,要走时我不无担忧地说:希望你们把我弟弟找回来。

这么冷的夜,这么黑的夜,我和母亲却没有勇气出去找寻,只有等待和祈祷。终于回来了,两个伙伴架着醉得一塌糊涂的弟弟回来了。我自己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抑制不住地激动着,总算安全回家了!这件事,我那么后怕,这两个伙伴走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看到路边的沟里躺着一个人,就好奇去看看,才知道是弟弟,就把弟弟架了回来。想想那么冷的夜,那么晚的时间,醉酒的弟弟若是在沟里躺上整整一夜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我不敢想象,感谢伙伴,感谢弟弟平安回家。

07 步入社会

弟弟开始上班了,要去炼焦厂,当人们都在睡梦中时,弟弟要去上班,天那么冷,那么黑,我自是非常心疼的,因为我这个当姐姐的还在读书,比我小四岁的弟弟就要上班挣钱了。给弟弟吃饱穿暖,嘱咐他好好给人家干活,路上小心,弟弟却像是见过世面的人,嘴里说着不必担心,嘿嘿笑了两下,就出门了。

有一次他夜里上班打瞌睡,把棉鞋烧坏了,母亲和我又翻出父亲的军用棉皮鞋给弟弟穿上,弟弟说这下可不冷了;后来弟弟穿着舒服,又穿上了父亲的羊皮大衣,带上大棉帽子,乐得直说:爸爸的东西就是好啊!而我却是知道弟弟的辛苦,心里非常疼爱和不舍,但是脸上却笑着,心里觉得弟弟长大了,真的长大了!

我因为一直读书,没有过早工作,弟弟先我工作了,工作又苦又累又单调,半夜三更去六七里远的地方,他居然还能笑出来,这是怎样的乐观啊!弟弟真是我们家的好孩子。

此后弟弟又到过大城市打工、闯荡,又是恋爱又是工作,接着结婚生子、工作安定了,仍然在打球,像他十七岁时,仍是那个球场上内向而孤单的、练投球的男孩子……

如今弟弟通过自己的努力,扎扎实实的自己的努力,生活好很多,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或者追求自己的梦想了。弟弟真的成熟了,有自己的事业、家庭和想法,过理智而快乐的生活,我们家是有这种基因的吧!

一个人真正成长、成熟,要经历多少困苦和危险啊! 愿弟弟健康快乐,独处自省,一生平安!                    

尊敬的作者您好!小众散文微信公众号平台是集散文作品发布、新书出版、文学交流等综合推介功能,面向胶东及海内外作家、文艺家打造的高端文化载体。本公众号开通“赞赏”功能,欢迎大家自愿赞赏自己满意的作品,赞赏实行五五分成,一半用于支付作者稿费,一半用于平台维护,低于二十元不发放。本平台分成发放定在每月的十五号,由小众散文平台按时发放。


【小众散文 】《胶东散文年选》集结成书、公开出版征稿启事


【小   众   散   文

一个关于散文的、小众的、私人化写作菜园

编委(按姓氏笔画为序):

于学辉 王展 王川 王永洁 王光垒 

毛秋更 北芳 孙晓波  牟民 刘艳莉 

刘郁林 李楠楠 李海粟 沈默 杨强 

陈颖 陈强伦 张华荣 范雅琳 周军 

郝为平 赵越超 柳华东 高绪丽 

梁益美 焦红军 董连军 漆宇勤 瑾木子

点击标题下蓝色小众散文即可关注

投稿邮箱:

xiaozhongsanwen@sina.com